企業高管談數字化轉型:不是選擇題而是必修課,轉型任務艱鉅

我的程式碼歲月 發表於 2022-06-22

近年來,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對於數字化轉型企業有何感受?如何藉助轉型提高市場競爭力,如何應對安全風險挑戰?

“從我們和各種規模的企業的接觸來看,對於數字化轉型,大家普遍非常焦慮。”海克斯康製造智慧大中華區執行總裁郝建表示,當前階段,對企業而言,數字化轉型已經不是選擇題,而是必修課。

企業推進數字化轉型,要考慮哪些問題?微軟企業商用事業部中國區總經理袁以拓提到了三方面——企業的組織文化是否能夠支撐轉型變革?企業領導是否能清晰定義出轉型方針?企業自身是否快速迭代和糾偏的能力?

在21日舉辦的第三屆跨國公司領導人青島峰會第一財經高峰對話上,圍繞企業數字化轉型中的相關問題,多家中外資企業和金融機構負責人展開討論。

轉型任務艱鉅

“變革是大家(企業)需要的,但是數字化變革很難在古老、傳統的行業中實現。現在很多企業充滿抱負,想要進行數字化變革,但是很難推進。”羅蘭貝格全球管理委員會聯席總裁戴璞指出。

戴璞提到,目前,企業實施數字化轉型極具挑戰,大量的數字化專案仍處於較為初期階段。羅蘭貝格數字化專案調研結果顯示,約三分之二的數字化專案仍處於初期階段。

郝建認為,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之時,要考慮三個問題——為什麼要轉型?怎麼轉型?用什麼工具實現轉型?

結合企業規模體量,郝建認為,大型企業可以採取私人訂製式的轉型方案,從頂層設計構建數字化轉型方案。而中型、小微企業不具備上述資源能力,可更多地藉助政策扶持、政府補貼等方式實現轉型。

“我們接觸的一些企業,現在採用的思路是‘智改數轉’,在原先的智慧化改造基礎上,加上數字化轉型。”他提到,企業還需要考慮具體的轉型方向,推動產品轉型或是運維轉型。

“除了企業實現數字化目標之外,數字化轉型還要給最終的客戶、企業的投資者帶來實際的效益和回報。”霍尼韋爾(中國)有限公司總裁餘鋒認為。

復旦大學智慧城市研究中心副主任胥正川指出,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一是數字化轉換,即由線上變成線上;二是數字化升級,即應用數字化系統、大資料等提升效率;三是數字化轉型,將企業文化、組織績效和外界連線,讓企業和企業之間達成更大範圍的合作。

戰略層面上,戴爾科技集團全球副總裁周兵提出,企業應通過新一代資訊科技構建未來企業或組織的領導力,包括生產力、創新力、服務裡、生命力。

其中,生產力體現在企業資料智慧化、平臺架構全面雲化、終端人機高度協同化;創新力體現在企業加速智慧應用落地、實時業務實時資料流等。

疫情之後企業加大技術投入

企業推進數字化轉型的緊迫性如何提現?數字化技術如何助力企業提升發展前景?

“在疫情期間,我們發現,數字化程度越高的跨國企業受疫情的影響越小,數字化轉型可以有效地幫助企業應對外部不確定性,是企業發展的必經之路。”摩根大通上海分行行長餘冰談到。

他說,跨國公司在數字化的浪潮下,一方面要將自身的全球優勢和中國市場的特點相結合,符合中國監管、安全、合規等要求,滿足客戶的需求,及時推出更多更好的服務;另一方面,跨國企業也正在將中國本地研發的創新專案、服務、技術向全球推廣。

從技術層面來看,以5G技術為例,高通公司中國區董事長孟樸表示,作為數字經濟的根本要素之一,5G將為更多企業和工業用例提供助力。

具體行業應用上,5G將加速變革智慧網聯汽車的發展;在智慧醫療領域,“5G+智慧急救”可縮短尋找患者時間、快速定位救治醫院、減少運轉時間等。

飛利浦大中華區政府事務總監韓冬提到,從醫療行業需求來看,數字化技術可以幫助實現四大目標:提升民眾健康水平;提高醫護人員滿意度;降低醫療成本;讓患者體驗得到改善。

金融行業方面,餘冰提到,隨著金融科技持續發展,數字化已經成為金融行業的主要趨勢之一,大資料、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區塊鏈等新技術成為金融行業變革的全新力量。

“特別是疫情出現後,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開始加大對技術轉型的投入,以保持市場領先地位。”他提到。

珠海銀彈谷也認同金融行業的技術轉型包括兩個層面:一是對於大資料、雲端計算、人工智慧等技術本身的探索;二是在確保合規與安全的大前提下,大規模運用這些技術,既為客戶提供的埠服務,又對中後臺運營整合創新,建立現代化的基礎架構和可以擴充的平臺,讓數字化覆蓋全流程、全部門、全生態系統,從而推動銀行數字化業務變革和產品創新。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82242/viewspace-2902086/,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