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cornerstone發表於2023-10-09

前言:

關於數字化,這些年我們寫了很多,你可能也看了很多。

雲、大資料、人工智慧、區塊鏈……太多名詞,太多理論。

為什麼要了解這麼多?原因只有一個: 為了效率。

太多企業想要透過數字化,重新啟用自己的銷售、生產和管理,更準確、精益、敏捷地響應市場需求。

但是,織信每次去拜訪企業時會發現,很多企業在真正做數字化轉型這件事時,還是會遇到很多問題,遭受很多挫折。

到底,怎麼才能做好數字化呢?

行勝於言,答案都藏在行動裡。

織信此前曾參訪過上百家正在進行數字化轉型的企業。

這些企業,很多是做實體經濟的,乍一進行數字化轉型,踩了很多坑,非常不容易。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坑到底在哪?又有哪些成功避坑的經驗可以參考?

今天特來把我們的經驗分享給你,希望對你有啟發。

一、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背景與趨勢

在政策、使命、內生需求的共同驅動下,數字化轉型已成為央國企發展的必然選擇。早在2020年,國資委便釋出了《 關於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工作的通知 》,為國企數字化轉型提供了全面的指導,也拉開了央國企大規模數字化轉型的序幕。

此後,“上雲用數賦智行動”、“十四五規劃”以及“數字中國建設”等一系列政策檔案均對央國企的數字化轉型指明瞭方向,包括加快釋放資料價值、鼓勵企業運用資料驅動、推動資訊科技的國產化替代,以及強化合規監管等。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然而,儘管有很多央國企已經開始了數字化轉型的程式,但根據調查,大多企業仍處於轉型的起步或者初級階段。

舉個例子,織信曾與一位國企資訊部門負責人交流過,他提到了一種令人驚訝的現象:“雖然我們聘請了許多來自‘清北旦通’的學生,但當他們真正加入我們後,我們發現他們仍然在使用Excel來管理和處理資料以及業務流程。這種情況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感到困惑,但事實是“ 使用紙筆和Excel進行低效管理 ”的類似場景在織信服務過的眾多央企、國企中其實是常見現象。

那麼,為何在數字化轉型戰略作為“十四五”重要內容之一的情況下,央企、國企這個經濟體系的主力軍、排頭兵,還會使用傳統方式進行管理呢?

這主要是因為央企、國企在推進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遇到了幾個主要的難題。

二、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幾大難題

1、規模龐大的體制制約

央國企的經營模式已經形成了自有模式,並且規模龐大,所涉及的環節和利益方眾多。這種背景使得央國企的變革舉步維艱。

一方面,在全力推動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需要將業務與技術緊密結合,並打破原有的組織壁壘,實現企業內部的資料共享和經營協同。然而,企業架構的靈活性往往無法跟上技術的升級步伐,制約了數字化轉型的推進。另一方面,國企數字化轉型方案往往只能根據單個企業的實際情況進行定製,缺乏統一的標準和通用模板。這也增加了數字化轉型的難度和不確定性。

此外,其他民企數字化轉型面臨的人才缺失、缺乏資訊化底座、傳統軟體開發方式供需不均衡等問題在央企、國企中也同樣存在。

2、老舊系統的沉沒成本

由於歷史原因,央國企早早就開啟了資訊化系統的投入,通常初期投入的成本會比較大。(像機房、伺服器、ERP、OA上面每年都有很大的投入)但是很多資訊化技術、工具都還停留在20世紀,卻要用來解決21世紀的問題,肯定是行不通。

另外,這些老舊系統大多與目前的作業系統很難相容,當業務發生變化時,很難迭代更新,因而所帶來的沉沒成本巨大,很容易讓企業陷入“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的尷尬局面。

3、企業內部的協調成本

數字化轉型是一項長期的任務,企業需要全面協同技術、業務能力建設、人才培養等各個方面。但目前大多數央國企缺乏強有力的制度設計和組織重塑,數字化轉型職責和權利不清晰,缺乏有效的配套考核和制度激勵。

並且,大多數企業仍以原有的IT部門推動數字化轉型,沒有成立專門的數字化轉型組織來協調業務和技術部門,導致數字化轉型落地問題難以解決,阻礙了相關業務的價值發揮。

4、未來轉型的不確定性

中美貿易摩擦、新冠疫情、俄烏衝突……面對外部日益增加的不確定性,央企業肩負著實現核心技術自主可控以及穩定運營的責任。需要加快產業瓶頸和核心技術研發上的攻關程式,攻克“卡脖子”問題。

此外,在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初期,業務牽頭部門的實際配合力度直接決定了數字化團隊的支援能力。業務部門是否能夠積極配合?相關干係人員是否能夠傳授到位?資料團隊的人員能否理解到位?這些都是數字化團隊工作推進的不確定因素。同時對於所有人來說,也是一個不斷學習和磨合的過程。

三、低程式碼助力企業創新,靈活應對未來挑戰

結合現有政策檔案與行業標杆實踐經驗,央國企轉型需從數字化能力建設、數字化應用建設兩方面推動發展,並且兩者需要協同推進。在數字化能力建設方面,主要包括了數字化技術基礎平臺能力、組織及管理體系支撐能力3個方面。

  • 數字技術基礎平臺方面: 以雲平臺、資料中臺、低程式碼平臺等為代表的底層技術設施。
  • 組織方面: 建立服務於數字化轉型、適配數字化業務的組織形態。
  • 管理體系方面: 則要建立數字化轉型閉環管理機制,透過定期開展診斷對標來持續提升央國企業務與資訊科技融合發展水平。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織信低程式碼作為產業數字化轉型的服務商,在輔助央國企做好數字化轉型的道路上,提供以下保障:

1、在規模龐大的體制制約方面

織信團隊除了提供基於低程式碼平臺的專案實施服務以外,還可以針對客戶提供一整套的低程式碼開發培訓課程,其中包含了對專案經理、產品經理以及技術側(前後端)的專項培訓內容。可以讓使用者自己能夠對織信平臺及其開發的系統有著全面的掌控能力,無論是修改還是新增,在織信低程式碼平臺中都有十分便捷的操作路徑。提高企業對於資訊化系統的自主可控能力。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2、在降低老舊系統沉沒成本方面

織信低程式碼支援將企業現有系統與新的數字化系統進行深度整合,在不需要重構系統的情況下,企業完全可以繼續使用已有的IT基礎設施,最.大程度地減少重新投資IT系統的成本。另外,織信平臺還支援漸進式迭代,讓企業根據自身需要逐步更新老舊系統功能,大幅減少一次性投入的IT資源。這樣可以減少沉沒成本的同時也確保業務的平穩過渡。

最後,織信低程式碼還提供了一系列工具和解決方案,可以有效地幫助央國企遷移和轉換原有系統中的資料和業務邏輯到新的數字化系統中,進一步降低了資料遷移和重建的成本。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3、在降低企業內部協調成本方面

織信低程式碼在辦公OA、客戶管理、專案管理、ERP(資源管理)、MES生產管理、供應商管理等領域均能夠滿足複雜的業務場景需求,搭建出媲美傳統程式碼開發效果的應用系統。透過這種方式,真正幫助使用者實現一站式管理,打破不同業務之間的資料壁壘。

另外,織信平臺內建的自動化與BPMN2.0流程引擎功能,有助於企業最佳化內部流程並降低跨部門協調審批的複雜性。這種一站式管理和流程最佳化都有助於降低央國企內部的協調成本。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4、在應對企業轉型不確定性方面

織信低程式碼平臺以其出色的開放性和擴充性,支援企業快速整合各種外部工具和技術,使用者在使用平臺時,可直接根據需求自主擴充套件和升級數字解決方案。這種快速響應和靈活擴充套件能力有助於企業更好地應對不確定性的挑戰。

此外,在傳統開發模式下,企業解決“小、散、雜”的業務需求時往往力不從心。從業務提出需求,走流程,做排期,再到最後的功能開發,通常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而有了織信低程式碼平臺,企業IT人員無需再“事必躬親”。業務人員也能透過平臺的配置項快速完成業務變更和修改,第一時間滿足業務層面不斷變化的需求。這一能力也極大消除了傳統開發模式下的漫長開發週期和繁瑣的程式碼編寫,使企業能夠更快地適應市場變化,及時把握商機。

央國企數字化轉型的破局者:低程式碼引領變革,高效應對未來挑戰

(織信團隊自己搭建的銷售管理系統)

結語:

當前階段,央國企主要聚焦於數字化能力建設和應用兩大方向,但數字化轉型的複雜性需要一種化解複雜性的方法,織信低程式碼的底層框架與設計理念正是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透過將複雜的系統分解為相對簡單、獨立功能、獨立執行的模組,降低了系統的複雜性,提高了系統的可整合性、可擴充套件性、可複用性和可組合性。模組化的架構可以輕鬆整合新技術、新產品,快速響應市場需求,同時也方便企業根據自身需求自行組合,低成本、高效率地滿足不同業務場景的需求。

織信低程式碼平臺作為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引擎,支援應用敏捷開發、資料資產統一管理,互聯互通等企業級應用場景,並提供豐富的視覺化工具,大幅降低部署和運維成本。平臺目前也已累計為20多個行業,30000+企業使用者提供低程式碼技術支援。在不同的行業,提出深度場景解決方案,致力於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首.選方案。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33591/viewspace-2987531/,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