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naojiti 發表於 2019-08-09

明星“換頭術”,DeepNude自動脫衣,修復民國美女……這些應用的走紅無不說明,在讓大眾認識AI這件事上,深度媒體和佈道師們孜孜不倦地科普,都不如娛樂一下來的效果好。

自然語義理解、影象識別、視訊增強等技術的出現,也讓利用人工智慧重製經典IP,突然火成了一門潮流的生意。

就像是給世界名著更換新裝幀一樣,遊戲動漫影視劇領域的老IP,都成了“被AI”的物件。

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AI修復的《還珠格格》)

前不久,《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修復版就在Netflix上線,中國的流媒體平臺也紛紛推出了自己的老片修復計劃,比如愛奇藝的“全球經典拷貝修復計劃”和“經典電視劇數字化建復工程”,優酷的“經典影劇修復計劃”,預計上線1000部高清老作品……

遊戲也迎來了重製熱潮。動視去年推出了《使命召喚4》的重製版,一直拒絕重置的暴雪也打臉推出了《星際爭霸》重製版,日本CAPCOM公司旗下的經典之作如《生化危機2》也基本都有重製版,“被AI”的遊戲最早甚至可追溯到1989年。

看起來,這股AI重製風還要繼續刮一陣子。它真如大家所預想的那樣,是一塊埋藏著富礦的好生意嗎?

掘金機器還是冷飯熱炒:IP重製背後的困惑

AI的重製效率有多高呢,答案是修復視訊比人工快500倍(愛奇藝ZoomAI技術的公開資料),修復一部經典電影到4K級只要1小時(優酷異構計算平臺資料),整個過程更是簡單到可以一鍵搞定一部鉅製。

是不是能夠讓很多優秀的老遊戲和影視作品多快好省地再度煥發青春呢?不光你這麼想,正如前面所看到的,很多公司已經這麼幹了。

不過,要將其作為一門生意,就不得不想得深一點了。

首先,是修復方向比較集中,難以拉開差異化優勢。要知道AI重製經典IP,最常見的方式就是是在畫質提升和畫面理解上下功夫。這樣導致的結果就是,各家的技術都集中在銳化去躁、超解析度、色彩增強等技術上,這就使得影視劇平臺難以在技術呈現上拉開體驗差距,最終還是隻能靠IP資源庫來PK。

遊戲重製也是如此,一系列廠商如CAPCOM和SE,HD作品與原作並沒有太多本質區別,這種重製的技術壁壘並不高,甚至粉絲用愛發電也能搞,扎堆出自然難免會被蓋上“炒冷飯”的標籤。

比如ResetEra論壇的網友vestan,就在研究了多篇AI神經網路的論文之後,對多款老遊戲的畫面進行了增強,包括《生化危機》《神祕島》《銀河戰士》《最終幻想7》和《毀滅戰士》等等。

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玩家用AI修復的遊戲畫質對比)

而良心重製投入不小,商業模式目前前途未明。

利用AI讓經典IP回春,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公眾認知度高,很容易吸引情懷粉絲消費,也會讓優質作品能夠為平臺和廠商再圈一波年輕粉絲。但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深度挖掘和創新IP核心的基礎上,否則很難實現引流。

而越來越多的IP重製,效果也是參差不齊,而伴隨著 “人工智慧”的技術光環日益削薄,大眾的嚐鮮慾望也會減退,最終能吸引觀眾和玩家去反覆回味的依然只有少部分頭部IP。

舉個例子,去年宣佈重製的《魔獸爭霸:重製版》,其原作《魔獸爭霸3:冰封王座》一直是流量大作,更是許多遊戲的鼻祖。但王者想要真正歸來,要改變的並不僅僅是與當下玩家審美不匹配的粗糙人像和環境渲染,還需要對故事線、角色性格、遊戲平衡等進行重新的演繹和再創作。

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魔獸爭霸3:重製版》遊戲截圖)

Remake式的重製更為良心,但也涉及比較高的開發成本,情懷粉完成“到此一遊”的打卡之後,新玩家是否能為之買單,在商業上也是未知數。

所以我們看到,比起鼓吹修復經典IP所帶來的流量金礦,真實的故事要複雜的多,也艱難的多。只想把畫面搞成HD,而不在延續IP生命力、擴充套件商業模式上下功夫的廠商,還是歇了心思吧。

AI重製版,目前真實的價值其實是……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麼多廠商還是趨之若鶩呢?答案或許在於,相比於快速從市場上獲利,AI作為經典IP的新復活手段,在前期給產業帶來的無盡想象。

一方面,技術正在成為文娛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而這些平臺在人工智慧上有了一定的積累。技術優勢以何種形式輸出給大眾群體,本身就是一個公關難題。太艱深的技術名詞大媽大爺也看不懂,所以群眾基數廣的經典影視劇,自然就成了一個非常優質的技術載體。

在彰顯企業技術能力的同時,還可以將付費比例還比較低的人群吸引到自身的使用者池。據優酷相關負責人介紹,高清修復的蘇有朋版本《倚天屠龍記》上線後,播放量就增長了450%。

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另一方面,修復老舊影視作品也是平臺社會責任的彰顯。過去的經典影片只能依靠人工來進行修復和優化,商業回報與成本不成正比,因此使得許多經典作品、藝術創作被迫沉寂。

讓寶珠不再蒙塵,不斷在新生代觀眾眼中煥發活力,技術平臺的支援就至關重要了。

比如愛奇藝對藝術家單田芳先生的評書作品《亂世梟雄》進行高清修復增強之後,這個相對小眾的藝術內容很快吸引了不少年輕觀眾。

還有就是,塑造一個新的IP往往不容易成功,相比之下,遊戲廠商和流媒體平臺手中的IP資源都十分豐富,對他們進行更為技術重製,目前已經從許多作品上證明,一旦演算法訓練完善,邊際成本會越來越低,修復效果越高,幾乎可以看做是一條佈局未來娛樂的連鎖關係。所以說,為了幫助企業在注重清晰度的8K+5G+XR(擴增實境)時期站舉行先發優勢,當下動輒百部的作品重製投入作為一種技術練兵,也是值得的了。

也是因為以上原因,成就了今天的AI翻新熱潮。

AI重製經典IP,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生意?

(4K版《三毛流浪記》上映)

當然,重製只是對經典IP的一種變相開發,無法成為文娛市場的主流趨勢,過度鼓吹,委實沒有必要。它更大的價值,在於對未來的正向促進。所以更重要的是去關注重製現象背後的技術問題,而非把經典IP作為一個個吸金流量大戶,一不小心,容易炒糊。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31561483/viewspace-2653229/,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