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直播“搶跑”元宇宙

韭菜財經 發表於 2021-11-29

自2016年各式各樣的直播平臺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後,各大直播平臺之間就展開了搶奪使用者的激烈拼殺。虎牙和鬥魚則憑藉聚焦遊戲直播的差異化優勢,在這場“千播大戰”中坐穩了頭部位置。

 

不過隨著直播行業逐漸進入存量競爭時期,直播平臺們也紛紛衍生出了直播帶貨、知識付費等多種變現途徑。而作為遊戲直播行業的領頭羊,虎牙和鬥魚卻因醉心於“內鬥”而錯失了發展良機,這也給了其他直播平臺可乘之機。於是,各大視訊平臺便將目光瞄準了遊戲直播領域,而在眾多進軍遊戲直播賽道的玩家中,快手、B站的攻勢尤為猛烈。

 

遊戲直播“搶跑”元宇宙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快手、B站全面進攻

 

曾以泛娛樂、二次元聞名的快手和B站,與傳統遊戲直播平臺有著極大的差異 。可即便如此,為了構建多元化的直播內容生態,快手和B站還是將觸手伸向了虎牙和鬥魚的領地。而快手、B站對遊戲直播寄予的厚望,也徹底打破了該行業原本的格局。

 

一方面,快手通過直播與短視訊結合的方式蠶食著虎牙、鬥魚的市場份額。 從短視訊起家的快手依託直播內容構建起了自己的遊戲生態,不僅引入了更多遊戲類核心賽事和電競類綜藝節目,還進一步加深了與騰訊在各項電競賽事上的合作,比如取得了《王者榮耀》職業賽事的直播版權。

 

而除了圍繞版權有所行動外,快手在主播的扶持上也不遺餘力。 快手不僅提出了“百萬遊戲創作者扶持計劃”吸引優質的腰部創作者入駐,還投入了大量流量、資金等資源擴大其遊戲主播在站外的影響力。據小葫蘆大資料釋出的《中國遊戲行業盤點洞察資料包告》顯示,2021年7月快手遊戲主播數量高達108.6萬,位居全平臺第一,是虎牙、鬥魚等平臺的兩倍有餘。

 

另一方面,B站也在賽事版權、遊戲主播上與虎牙、鬥魚形成了直接競對關係。 眾所周知,版權和主播無疑是遊戲直播平臺最核心的資源,B站卻在這兩方面與虎牙、鬥魚短兵相接。具體而言,B站在遊戲版權上頻繁投入,一度斥巨資拿下了《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S賽)中國地區三年獨家直播版權,以及《守望先鋒聯賽》等比賽的獨家直播權。

 

而除了購買獨家版權的步伐在加快外,B站的主播數量也直追虎牙和鬥魚。B站不僅高價挖角“鬥魚一姐”馮提莫,扶持大量貼合社群調性的虛擬主播,還邀請了多名電競界頭部KOL入駐,並招募了頭部遊戲MCN大鵝文化的三名創始人入職。據悉,在B站對遊戲直播業務的不斷滲透下,其遊戲主播規模已經達到了40.3萬人。

 

虎牙、鬥魚辛苦守擂

 

快手和B站的來勢洶洶給垂直賽道的虎牙和鬥魚造成了極大的威脅。虎牙雖然守住了自己的基本盤,但其營收資料遠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光鮮。據悉,從2019Q4至2021Q2,虎牙淨利潤同比增速從60.35%下降至8.36%。而鬥魚更是已經連續四個季度深陷虧損泥潭,財報顯示,2021Q3鬥魚營收為23.47億元,同比下滑8%;淨利潤為-1.44億元,去年同期為0.59億元。

 

於是,在外部對手不斷追趕以及自身業績增長受阻的雙重壓力下,加固護城河就成了虎牙和鬥魚不得不做的事。

 

一來,豐富泛娛樂內容庫,有助於形成內容的多元化和差異化。 虎牙依託龐大的遊戲資源庫和主播群體,在2021年三季度直播的《虎牙猛男杯》等自制電競賽事和《深夜酒館》等自制娛樂節目,吸引了眾多使用者觀看。而鬥魚所推出的《這場怎麼說》《鬥魚解說臺》《覆盤者聯盟》等賽事節目,也滿足了使用者的多元化需求,給使用者帶來全新的觀賞體驗。

 

二來,加碼熱門賽事轉播權,有利於提高使用者留存率。 頂級賽事不僅能夠獲得打賞、吸引廣告商入駐、還可以通過分銷獲利,因此,賽事版權一直都是遊戲直播平臺的“必爭之地”,虎牙和鬥魚就十分重視在賽事版權上的投入。據悉,2021年三季度虎牙共直播了131項版權電競賽事,總收看人次達到了5.90億次;鬥魚也直播了超60場的官方大型賽事,來促進新老使用者的粘性和活躍度。

 

三來,培養和儲備優質的電競創作人才,有助於形成獨特的競爭壁壘。 由於虎牙和鬥魚一直深耕遊戲產業,所以一直十分注重遊戲主播的培養和挖掘。虎牙與騰訊電競、中國傳媒大學等機構攜手打造了“廠商+平臺+高校”聯動的人才培養體系。而鬥魚除了維繫自身大主播的優勢外,也在培養和挖掘新主播方面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打法。

 

四來,加強技術創新,能進一步優化觀影體驗。 虎牙不僅通過開放“一鍵開黑”功能嘗試直播互動性,還推出了“HDR畫質”“無延時AI字幕”等黑科技來調整遊戲畫面。而鬥魚則將機器演算法與直播場景相結合,率先在直播間上線了AI字幕功能,並推出了“遊戲語言識別模型”“智慧摳圖”以及“一鍵生成視訊”等功能來提高使用者的互動熱情。

 

戰況膠著勝負難分

 

作為遊戲直播行業的頭部玩家,虎牙和鬥魚雖然成功從“千播大戰”中活了下來,但是隨著快手、B站強勢入局,遊戲直播行業的競爭局勢又開始風起雲湧。而面對如此複雜的環境,快手、B站、虎牙、鬥魚的競爭思路也有所不同。

 

B站、快手具備更強的流量優勢和資金實力。 憑藉濃厚社群氛圍、豐富商業模式立足市場的B站,無論是在遊戲內容上還是版權上都有著相當深厚的積澱;而以直播帶貨和廣告業務見長的快手,也在商業化上有著不可比擬的優勢,因此這二者從視訊業務衍生到直播業務的發展潛力不可低估。

 

虎牙、鬥魚有著極高的使用者粘性和品牌影響力。 憑藉不斷推出優質直播賽事、深度繫結專業主播的優勢,虎牙和鬥魚一直就對使用者有著極強的吸引力和留存度。而也正是得益於其獨特的平臺調性,虎牙和鬥魚才成為了遊戲直播這一重要細分賽道中當之無愧的龍頭企業,從而在整個直播行業擁有了毋庸置疑的知名度以及影響力。

 

由此可見,虎牙和鬥魚這兩大老牌遊戲直播平臺雖然兵精將廣,但跨界而來的新興平臺快手和B站也是彈藥充足,而在各玩家在遊戲直播領域各有優劣的背景下,這場巨頭之間的遊戲直播之戰短期內恐怕也很難分出勝負。 只是,隨著四大巨頭之間的存量競爭逐漸加劇,勢必會給整個遊戲直播行業帶來內卷,因此“虎、魚、快、B”伺機破局就勢在必行。

 

元宇宙成關鍵變數?

 

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所有遊戲直播平臺都在想方設法尋找新的增量,而近期爆火的元宇宙似乎讓遊戲直播行業看到了新的發展機遇。於是,在兵貴神速的網際網路時代,遊戲直播界的玩家們紛紛開始積極擁抱元宇宙,企圖搶佔元宇宙賽道的先機。

 

這主要還是由於VR等技術是元宇宙的介面,而當下VR應用最廣泛的場景正是遊戲。就連中信證券分析師也認為,遊戲和社交可能是元宇宙早期落地的使用者端產品形態。於是以虎牙、鬥魚為首的遊戲直播平臺佈局元宇宙似乎也成了順理成章的事。只不過元宇宙要在遊戲產品中落地,遠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首先,元宇宙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清晰、準確的定義。 雖然如今“元宇宙”一詞已經耳熟能詳,也有許多企業紛紛開始在元宇宙賽道上佈局,但這些企業對元宇宙還只是處於初步探索階段,只觸及到了相對較淺的概念。所以無論元宇宙是否擁有廣闊空間和多種可能,就目前而言,元宇宙還只是一個尚未成型的新興事物,其未來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性。

 

其次,構建元宇宙的核心技術尚且處於起步階段。 有業內人士指出,元宇宙是一個極為開放、複雜、巨大的系統,它涵蓋了整個網路空間以及眾多硬體裝置和現實條件。所以要構建元宇宙也需要極為複雜、先進的技術。而國內的AI、AR、VR、5G、大資料、雲端計算、區塊鏈等技術尚不成熟,應用場景也不完備,因此要構建多元融合的元宇宙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最後,元宇宙還在被嚴密監管。隨著元宇宙概念的大火,與元宇宙相關的概念股也水漲船高,其中業務涉及元宇宙的龍頭股中青寶兩個月的漲幅就超過了3倍,而大富科技、聯合光電等月內漲幅也超過了五成。 對此熱潮監管部門也不得不出手“降溫”,據統計,月內已有10家公司收到監管下發的關注函或監管函。

 

目前來看,元宇宙無論是在技術、模式上,還是生態、商業化上,甚至是法律、意識等方面都還達不到理想狀態,因此遊戲直播平臺暫時還很難靠元宇宙“翻身”。而遊戲直播平臺若想要在未來的元宇宙大戰中有更高的突圍機率,恐怕還是得在內容上多下功夫。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42577/viewspace-2844559/,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