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naojiti 發表於 2021-09-14

教師節剛剛過去,尊師重道,可以說是中國文化中亙古不變的話題。

尤其是在鄉村振興、農村現代化的過程中,都離不開鄉村教育發展,而諸多特崗教師、鄉村教師,更是被寄予厚望的奉獻者,是放棄城市繁華的苦行僧,也是自我成長之路的攀登者。

長期以來,城市和鄉村在教育基礎設施、職業培訓、教師發展等鴻溝被不斷拉大,這種割裂感為許多特崗教師所感知,從而出現“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問題。

歸根結底,教師也是人,具備人的現實需求。按照馬斯洛需求理論,人類需求依次是:生活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愛與歸屬)-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而留住鄉村特崗教師,也要從需求層次出發,讓青年鄉村教師不斷收穫滿足感與職業認同感。

幸運的是,在鄉村教師們攀爬需求金字塔的過程當中,科技也作為引路的嚮導和有力的工具,陪伴在成長之路上。我們不妨從三位老師的攀登故事說起,看看ICT技術如何連線城市與鄉村、現實和理想,讓教育普惠成為現實。

始於情懷:鄉村教師的需求金字塔

“剛做了一年就想退出,我這思想是不是有點危險”,“抵達村裡的那一刻,我心理的落差太大了”“在鄉村教書,總感覺很孤獨”……這些來自鄉村特崗教師的心聲,讓我的眼眶不覺得有些溼潤。

外界感動於為鄉村孩子傳道授業解惑的情懷,羨慕他們追求自我實現的勇氣,奉獻無疑是偉大的。而偉大的事業背後,是一個個鮮活的人,在經歷了現實落差與內心掙扎之後,選擇堅守無疑更加寶貴。

2006年以來,特崗教師作為一種新興的教師群體走進了農村中小學。和很多人想象的“詩和遠方”“田園牧歌”不同,特崗教師,其實是一個非常容易感到挫敗的工作。

究其原因,是在自我實現達成之前,還有一些低層次的需求難以滿足:

1.生活需求。

對於現代教育來說,基礎的數字化裝置如同水和空氣一樣必不可少,大多數特崗教師、鄉村教師也都經歷過優越的城鎮教學環境,因此,硬體配套設施的不完善會直接影響鄉村教師的教學體驗,限制教師技能的發揮。理想與現實的落差,也很容易激發他們的挫折感,直接促使很多教師“留不下”。

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雲南省文山州廣南縣珠琳鎮新街小學的特崗教師王斌,就對此就深有體會,他是從城市去到鄉村執教的,剛剛抵達,艱苦的生活條件就讓他有了離開的念頭,第一堂課的體驗更是令他備受打擊——“城裡的孩子接受了很多科技類、資訊化的東西,我給鄉村孩子講完一個知識點之後他根本不知道你在講什麼,心裡特別難過,壓力也非常大”。王斌發現,沒有基本的數字化設施和條件,城裡的教育根本無法落地到鄉村。

2.社交(愛與歸屬)需求。

挫敗是一種主觀的心理感受,很多時候一個微笑、一句鼓勵,都可以緩解這種情緒。但社交對於特崗教師來說,也是一件奢侈的事。

大多鄉村學校都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業餘時間也難以擴充套件社交圈,缺乏交流和對話。心靈上缺乏歸屬感和共同體支撐,很容易對特崗教師這一身份產生邊緣感。

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貴州省息烽縣木杉小學的徐萍老師多年來一直在鄉村教書,作為學校校長,她每年都會接觸新來的“特崗教師”,在她看來,讓特崗教師教得好、留得住是很難的。

3.尊重需求。

除了身體上的不適、心理上的不安,本職工作的經驗不足也會讓特崗教師的自尊感打折扣。

特崗教師主要是剛畢業的學生,教學經驗相對不足,專業知識較為欠缺,對提升專業技能有很高的期待,因此及時的在崗培訓尤為重要。但調查顯示,大部分地區對於新教師的崗前培訓並不完善,有的地區有三天、七天不等的培訓安排,但有的地區直接上崗。

進入崗位之後,特崗教師們智慧自己摸索來提升能力,過程中遇到了問題和阻礙也無法及時得到糾正。加上很多鄉村學校師資短缺、科目不全,有時候需要一個老師講授多門課程,遇到自身不擅長的專業,更難把課教好。

雲南省文山州西疇縣迷牛小學的胡文晶就遇到了這種問題,她原本是學習旅遊管理的,不是師範專業,進修學習、參加培訓的願望非常強烈,“但學校沒辦法安排這種機會,也不知道該找誰求助”。

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個人需求得不到滿足,人際溝通受到阻滯,無法掃除工作或生活中的障礙,是當前鄉村教師群體的主要困難,也成為鄉村教育需要解決的瓶頸。

鄉村教師隊伍的需求如果沒能被看見、被滿足,付出無法被關注、被肯定,很容易出現職業挫敗感,最終影響到“特崗計劃”的實施效果,讓提升鄉村教育質量的初衷難以實現。

久於理解:青椒計劃不一樣的路線圖

讀懂了鄉村教師們的需求層次,那麼讓他們安心教學、長期紮根鄉村的路線圖也就有了,鄉村教育的支援不能停留在送錢送物的初級需求階段,還要注重青年教師的高階精神需求。

出於對鄉村教育的需求洞察,華為TECH4ALL“數字包容”行動計劃率先出手,通過“青椒計劃”來幫助鄉村教師攀爬需求金字塔,進而推動教育普惠。

“青椒計劃”全稱是“鄉村青年教師社會支援公益計劃”,最早是友成基金會發起的,為偏遠貧困地區的青年教師、特崗教師提供為期一年的系統性培訓,內容包括了專業理論普及、師德師風建設到個人教學技能方法等等,不讓鄉村教師在數字世界掉隊。

如果說特崗教師、鄉村教師是需求金字塔的“攀登者”,“青椒計劃”就是護佑在他們身邊提供服務保障的“嚮導”。而這位“嚮導”的核心KPI,就是幫助特崗教師從生活需求到尊嚴需求不斷向上攀爬、收穫滿足感,直至自我實現。

為了完成任務,“青椒計劃”也規劃並實踐了不一樣的攀登路線圖:

第一步,降門檻。

降低鄉村教師接觸數字技術、獲取教育資源的門檻,消除鄉村與城市的教育落差。

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比如2020年疫情防控期間,在“停課不停學”的挑戰下,華為WeLink加入“青椒計劃”,為其提供平臺級解決方案,通過數字化聯接器的作用,協助大量鄉村教師進行網路直播授課,來自北師大等優秀的教授和專家為特崗教師們指導培訓。讓鄉村學校也能進行網路學習和授課,不再是數字世界和疫情封閉下的孤島。

第二步,廣聯接。

“青椒計劃”與傳統培訓的不同之處在於,聯接廣、週期長,培訓結束後特崗教師們還可以在雲端一起陪伴式成長。

在WeLink平臺上構建“互動交流平臺”社群,按地域、學科劃分,供鄉村教師互相溝通與交流。

在一次針對鄉村老師的直播培訓中,徐萍老師將自己的聽課心得釋出在了群裡,收穫了許多人的點贊和鼓勵。“當時我真的情不自禁地放聲哭出來,之前真的很孤獨,那一刻我覺得我被溫暖了。”現在,徐萍老師也成為“青椒計劃”的特崗助教,幫助更多的特崗老師能適應鄉村教學生活。

王斌老師也是通過青椒社群的鼓勵,更加堅定了自己成為鄉村老師的選擇。

去年,青椒計劃單節直播課程中最高32161人次觀看,培訓超過2萬人。特崗教師們在數字聯接器的推動下,內心也被聯結在一起,大家相互分享、鼓勵、陪伴,增強使命感、歸屬感與自信心,讓鄉村教育這份事業不再孤單。

第三步,高水平。

歸根結底,崗前培訓還是要提供幫助職業成長的“乾貨”,才能讓特崗教師、鄉村教師的成長之路走得更加紮實。

不僅新教師需要,徐萍老師這樣的資深教師也希望更新知識體系,“不能再用昨天的方法去教今天的孩子”。

因此,青椒計劃也設定了從幼兒園到中學全科目的專業課程,實現了鄉村教師與一線優質教育資源的聯接。高校教授、教育學者及一線教師通過WeLink直播的方式為遍佈全國的鄉村教師上課,為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學習機會。

徐萍老師說,自己已經線上學習了北師大等知名學校的課程,將最新的教學方法應用到課堂裡。

留守兒童是鄉村教育的特殊難題,家校共育是工作難點,對於特崗教師來說,很多非師範專業的老師,既沒有理論基礎,也缺乏實踐經驗,對此十分頭痛。資訊化專業的王斌老師就是其中之一。

青椒計劃得知這一需求,請了一些有名的老師,結合偏遠山區的孩子心理特徵,還有鄉村老師反饋的一些問題,專門設計了一堂直播課。通過遠端連線,將先進的教育理念和鄉村時實踐集合在一起,幫助特崗教師們提升教學能力。

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青椒計劃”開創了鄉村教師(特崗)成長的新路徑,藉助WeLink這樣的數字聯接器,特崗教師、鄉村教師的職業道路上,科技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山外的世界”,而是同行的“嚮導”、手中的工具、登山的依仗。

歸於初心:職業旅途中的無限風光

截至目前,已經有全國16856所中小學、近8萬名鄉村青年教師通過“青椒計劃”接受了教師職業技能培訓。

當底層需求一點點被滿足之後,或許,是時候聊聊自我實現的終極目標了——當一個青年選擇成為特崗教師/鄉村教師,他能給鄉村教育帶來了哪些改變?

有三種變化,將成為鄉村特崗教師職業旅途中風景:

首先,鄉村教育的模式創新。

消除基礎設施差距之後,教師可以通過直播連線名師,直接改變的就是傳統的鄉村教育模式。

長期以來,鄉村老師只能通過“一支粉筆、一個黑板、一本書”教學,這種教育模式很多時候抹殺了孩子們的學習興趣,沒有真正愛上學習、形成持續學習終身學習的能力,這使得鄉村孩子走出大山後也可能無法適應社會。

而藉助“青椒計劃”,鄉村教師們可以有意識地通過網路直播、數字教學的形式來展開教學,為學生引入更豐富、直觀、多元的教育資源,這將給鄉村教育帶來質的變化。

貴州省息烽縣木杉小學就通過青椒計劃,對接到了許多公益教育資源,真正開起了音體美等素質課程,孩子們半路逃學、裝病在家的現象也消失了,這種好學自信的狀態會點亮一代鄉村兒童的童年。

從特崗教師的需求金字塔,重新理解鄉村、教育和科技

其次,擴充套件鄉村教育的長期價值。

此前很多特崗教師在三年期滿後選擇了離開,這種挫敗不僅縮短了“特崗計劃”效果,也傳遞給了學生被放棄的負面感覺。

在“青椒計劃”中收穫的職業認同感和聯接共同體,讓特崗教師感覺到鼓勵的同時,這種溫暖也會讓學生感覺到希望和信心,心智基礎打得更加牢固,讓鄉村教育變成人生教育,獲得更長久的影響力和生命力。

此外,降低鄉村教育的無效投入。

WeLink平臺的遠端教育,可以直接降低培訓的時間精力成本,讓更多鄉村教師受益。

按照傳統培訓所需要投入的交通費、住宿費、教學費等估算,通過遠端教育一年培訓2萬餘老師,總體可以節約上億元資金。

數字化技術讓培訓資源以普惠、低成本的方式被鄉村青年所觸達,這也讓鄉村教育投入可以更聚焦、切實應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從而推動教育公平的目標更快實現。

每一層的需求被一一滿足,收穫了愛、歸屬與尊重的鄉村青年教師們,終於可以“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去追尋人生的最高境界——自我實現。

科技對於教育普惠的推動,本質也是在幫助更多人攀登內心的需求金字塔,讓每一個人都能參與到精彩紛呈的數字世界中來。

沿著一塊塊螢幕、一根根網線,數字鴻溝終將真正離我們遠去。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31561483/viewspace-2792098/,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