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訂單大幅提升卻無物流可用,數字化升級成跨境行業最大挑戰

ExpressHub 發表於 2021-11-25
雙11訂單大幅提升卻無物流可用,數字化升級成跨境行業最大挑戰

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產業數字化程度不高,是跨境行業面臨最大的挑戰。


文 | 漆向文

編輯 | 溫雨闌

校對 | 王婷


11月1日至11日,寧波累計驗放跨境電商包裹1302萬個,連續5年位居全國首位;

11月1日至10日,廣州海關監管跨境零售量增幅近30%;

11月1日至7日,成都海關累計處理進出口訂單量達到57億萬單,交易總金額超億元,進出口單量較去年同比增長38.27%……

近日,全國各地海關綜保區釋出雙十一跨境電商資料,跟不斷攀升的進出口資料相比而言,跨境行業的市場情緒,卻從2020年的一飛沖天,到2021年的跌入谷底。疫情、運費暴漲、封店、無櫃可用、通脹……成為行業玩家們揮之不去的陰影。

僅僅一年的時間,跨境電商、跨境物流發生了什麼?

ExpressHub與京華達、SHOPLINE、急速國際、飛盒跨境等行業玩家進行了深度溝通:雙十一期間雖然跨境行業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但擺在行業面前的問題也開始暴露出來,不斷上漲的物流成本、數字化程度低下無法提升運營效率等,始終困擾著大家。


01

跨境訂單大幅提升

雙十一正在迅速“走出去”


2020年初,一場來勢洶洶的疫情迅速席捲了全球,世界經濟被按下暫停鍵,美股甚至在2周內觸發4次熔斷。而我國在短短半年的時間裡,已經完全控制住了疫情,率先復工復產,一時間成為世界新工廠,我國跨境電商迎來歷史高光時刻。

據海關統計,2020年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額達1.69萬億,增長31.1%,遠高於同期1.9%的全國外貿增速,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B2C跨境電商交易市場。

在剛剛過去的一年一度的雙十一大促中,跨境電商同樣表現優異。

全國多地海關綜保區釋出跨境電商資料顯示,雙十一期間在進出口單量、體量方面,均有大幅提升。急速國際資料顯示其今年雙十一單量比較19年增長約40%;SHOPLINE方面則表示,雙十一期間跨境電商物流成交量同比增長20%以上,今年物流訂單量整體成噴發式增長,全球日均單量接近2-3倍增長。

飛盒跨境副總裁張軍表示,海外雙十一的受眾已經慢慢地從海外華人演變成了海外網路購物消費者。11月1日-11月11日期間有兩個小高峰,分別出現在3號和9號。主要目的地國家為美國、加拿大、英國和澳洲、紐西蘭。

“今年的雙11與往年的不太一樣,大部分國貨品牌紛紛出海,也讓更多的海外消費者認識到全新的中國製造。今年很多客戶都非常有意識地提前進行了雙十一的物流佈局,從飛盒後臺呈現的資料來看,整體單量較去年有明顯的上升。”

雙11訂單大幅提升卻無物流可用,數字化升級成跨境行業最大挑戰

張軍認為,雙十一全球化,從品牌層面來說,成為中國連結世界的渠道,不僅幫助跨境賣家連通消費者與品牌,也連通了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打通跨境賣家與全球消費者的資訊孤島,推動了中國品牌全球化佈局程式。

從外貿經濟來說,雙十一的國際影響力還不及“黑五”,但隨著跨境電商行業的變革,華人賣家隊伍壯大、中國品牌出海加速,很有可能在未來3-5年內趕超。


02

物流價格翻倍

物流運力及數字化升級成跨境最大挑戰


“在大促季,誰能贏得物流,誰就能率先搶佔商機。”這句話幾乎成為了行業賣家的共識。

但與不斷上漲的單量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有人訂單暴漲,但無物流可用。事實上,進入2021年,市場對待跨境行業的態度,以及玩家們的心態都已經開始慢慢轉變。

急速國際市場負責人江文傑認為,“全球貿易只有2條正常迴圈路徑的閉環,一條是資金流,通過線上就能解決。另外一條就是物流,物流運力不足或迴圈速度減緩,就會導致整個生態的貨物和資金迴圈速度變慢。怎麼做到物流更快,怎樣快速的收到款項然後投入到新一輪的迴圈中去,這是挑戰。”

“今年全球經濟形勢有所好轉,但受到新冠疫情以及貿易環境影響,部分經濟復甦還存在不確定性,勞動力市場也受到嚴重衝擊,全球的失業率較往年有明顯上升。加上各國疫情,出行限制,跨境物流也受重創。” 飛盒跨境副總裁張軍表示,勞動力短缺、運費價格上漲導致海外供應鏈危機、眾多港口擁堵,嚴重影響了海外送達時效,讓跨境履約流程更加步履維艱。

雙11訂單大幅提升卻無物流可用,數字化升級成跨境行業最大挑戰

京華達跨境物流首席營銷官王夕語則用同樣用“通貨膨脹、資源緊缺、運費暴漲”來形容2021年的跨境行業。“國內物流行業運力、箱子極度缺乏,‘一櫃難求’成普遍現象。”王夕語指出,集裝箱海運的成本越來越貴,一個曾經不到1500美金的箱子,漲到了20000美金,相當於翻了十幾倍。“海運市場一下子從2020年的一飛沖天,變成了2021年的跌落谷底。”

另一面是海外消費者對線上購物的要求越來越高,但物流服務體驗卻無法跟上。不論是從商家還是物流服務商角度來說,都密切關注消費者體驗,但跨境物流整體環節的數字化程度相對較低,資訊不對稱、流程複雜和資料缺失等都是亟需改善的基本面問題。

“跨境電商物流鏈條長,單個訂單頻次多、商品量小,但對物流時效要求更高,國內段要完成攬收、集貨、分揀等步驟,海外涉及轉運、尾程、海外倉等環節,每一個環節的鏈路都存在大量的人工干預,極容易產生異常。”張軍表示,“大促關鍵物流節點一體化跟蹤追溯、一站式多維旺季訂單 管理、旺季貨物在倉管理、數字化改造升級都是跨境物流行業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03

政策利好跨境行業

日常基礎產品迎來新機遇

從2020年到2021年,僅兩年時間,行業經歷著雲霄飛車式的發展。

在熱情暴漲的2020年大刀闊斧開拓市場,很難靜心鑽研風險;而在熱情褪去後的2021年,當自金週轉困難、物流成本攀升、效率低下等問題擺在玩家們的面前,反而又蘊藏著新的機會。

“因為疫情出行限制,線上消費需求劇增,全球購物習慣從線下快速向線上消費轉移。國家對外貿易政策利好,海外消費者對於線上購物的強需求,全球線上購物市場逐步成熟化,跨境電商健康的營商環境,都給跨境賣家營造了良好的出海環境。” 飛盒跨境副總裁張軍分享到。

急速國際江文傑也持有相同的觀點,他認為,疫情帶來的不僅是消費場景的變更,更導致了整個消費行為發生了變化。“但我們需要關注的是,後疫情時代,全球經濟通脹、西方國家經濟增長緩慢甚至負增長,大面積失業、破產等現象,導致很多人陷入了經濟危機中。這種環境下,消費行為從正常的消費水平轉而趨向更廉價的商品。可能受疫情和其他方面的影響,未來滿足日常生活的基礎產品還會迎來新的轉機。”

京華達跨境物流首席營銷官王夕語分享到,過去 40 年來,全球價值鍊形成。全球的商品生產,已經形成了成熟的跨國分工體系,小到一根鉛筆,大到一架飛機,從設計到生產的全過程,都被細細拆解成不同的環節和元件,分包給分佈在全球各地的生產廠商,通過跨國境的緊密協作,一環扣一環,有條不紊地生產出來。毫無疑問,在 2000 年之前,美國是全球價值鏈絕對的主導者。

但是,從 2000 年到 2017 年,在不到 20 年的時間裡,隨著中國的發展壯大,這條全球價值鏈正在發生結構性、本質性的變化。以中美國內經濟總量為例, 202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5.93億美元,美國國內生產總直為20.9萬億美元,中國經濟總量已達到美國的3/4以上,相當於日德印英法五國之和。“本次新冠疫情,雖然讓跨境電商的增速放緩,但整體市場空間卻更為廣闊了。”

“2021年雖然艱難,但是依託於中國的強大,我相信跨境行業會越來越好,現在只需要做的事情是:堅持,並活下來!”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78100/viewspace-2844089/,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