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十天裡,比特幣勢如破竹,接連突破15000、16000、17000和18000美元整數關口。今年迄今漲幅達到154%,距離2017年的歷史最高價19994美元僅“一步之遙”。和2017年比特幣牛市一樣,這一次比特幣的一路走高,亦得益於美元走軟。美國大選過後,市場預期下一屆國會可能分別由兩黨控制。

今年美聯儲的非常規寬鬆政策已經讓美元步履維艱,如果未來的美國繼續通過美聯儲印鈔,而不是政府支出來提振經濟,美元形勢將日益看空。

而金銀整固不前的表現也讓投機者對比特幣的押注更加激進。

另一個值得玩味的現象是比特幣對多個新興市場法幣匯率不斷重新整理紀錄新高,顯示新興市場資本外流借道數字貨幣的情況尤為突出。今年的比特幣牛市能否超過2017年?一切還看監管!

01發生了什麼?

週三(11月18日),比特幣短暫飆升至18000美元上方。短短十天裡,比特幣價格勢如破竹,接連突破15000、16000和17000美元整數關口。

2017年重演:比特幣暴漲背後 市場在交易什麼?

自3月份疫情引發的最低點以來,比特幣價格已經飆漲342%,今年迄今漲幅達到154%,距離2017年的歷史最高價19994美元僅“一步之遙”。

2017年重演:比特幣暴漲背後 市場在交易什麼?

目前比特幣總市值超過3000億美元,也接近歷史最高水平。德意志銀行的統計顯示,從歷史上看,比特幣只有5個交易日收在17000美元上方。

02為什麼發生?

1、美元貶值預期與震盪不前的金價

分析人士認為,和2017年比特幣牛市一樣,這一次比特幣的一路走高,亦得益於美元走軟。ICE美元指數今年迄今貶值4.2%,跌幅有望創下2017年以來最大。

2017年重演:比特幣暴漲背後 市場在交易什麼?

美國大選過後,市場預期下一屆國會可能分別由兩黨控制——共和黨控制參議院,民主黨控制眾議院。這意味著國會通過的財政刺激方案規模較小,從而使美聯儲面臨增加購債以及採取其他提振經濟政策的壓力。

今年美聯儲的非常規寬鬆政策已經讓美元步履維艱,如果未來的美國繼續通過美聯儲印鈔,而不是政府支出來提振經濟,美元形勢將日益看空。

對衝基金大佬Paul Tudor Jones認為,現階段美聯儲空前的量化寬鬆政策為通貨膨脹奠定了基礎,這有利於天然通縮的數字貨幣。

在美元持續走軟的背景下,近期只有比特幣表現尤為突出,黃金、白銀等傳統零息資產依然整固於前期高位。

2017年重演:比特幣暴漲背後 市場在交易什麼?

這也使得比特幣於黃金的關聯性走負,比特幣/黃金價格比率突破9.0的前期支撐。

2017年重演:比特幣暴漲背後 市場在交易什麼?

2、機構入市,數字資產成為主流配置

灰度比特幣信託(GTBC,Grayscale Bitcoin Trust)是第一個獲得公開報價的比特幣投資工具,也是第一個獲得SEC報告公司地位的數字貨幣投資工具,隨著灰度比特幣信託GTBC、EHTE等合規產品的入局, 無疑為傳統資本提供了一個合規的渠道,且大大降低了投資者的門檻。

這些交易工具使投資者能夠以證券形式獲得BTC的敞口,同時避免直接購買,儲存和保管BTC的挑戰。GBTC 私募信託的份額可以在二級市場購買,2015年3月在OTCQX 公開交易, 此時其投資者無需為合格投資者。

截至最新的資料,灰度(Grayscale)比特幣信託持幣超過50萬枚,市值超過82億美元,佔比特幣總量的2.38%,表明機構對比特幣的熱情。

上個月,線上支付公司PayPal宣佈推出加密貨幣支付服務。使用者將能夠通過其PayPal賬戶購買、持有和出售加密貨幣,並可在全球約2600萬家商戶購物。該公司表示,其數字錢包初期將允許比特幣、以太坊、Bitcoin Cash和萊特幣的交易。

而本輪比特幣瘋牛的啟動也正是始於Paypal推出加密貨幣支付服務。投資者認為,其他大公司效仿Paypal採用比特幣支付只是時間問題。

“這次牛市行情與2017年不同,這次有很多的機構投資者參與其中。他們都把賭注押在比特幣上,以此抵禦通脹、不確定性和動盪”,Lolli的執行長兼聯合創始人Alex Adelman說。

3、資金持續流出新興市場

雖然比特幣兌美元的價格還僅僅是逼近歷史新高,但比特幣對多個新興市場法幣匯率卻在不斷重新整理紀錄新高。這些國家法幣包括俄羅斯盧布、哥倫比亞比索、巴西雷亞爾、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比索、蘇丹英鎊、安哥拉寬扎、尚比亞克瓦查等。

新興市場匯率波動加劇,資本外流借道數字貨幣的情況尤為突出,而這種場資本流出壓力繼續抑制新興市貨幣政策空間,形成負反饋。

03接下來關注什麼?

幣圈投資者目前最為關心的問題在於,今年的比特幣牛市能否超過2017年?

對於當下的比特幣市場來說,最需要關注的依然是監管風險。因為並非所有人都相信比特幣作為金融市場中合法資產的必然性,很多監管人士認為比特幣被用來洗錢和其他犯罪活動,因此要將數字貨幣和支援數字貨幣的區塊鏈技術進行區分。

全球最大對衝基金橋水創始人達利歐週二在推特上發文稱,如果比特幣開始與法定貨幣競爭,各國政府最終可能將其取締。

“我無法想象中央銀行、大型機構投資者、企業或跨國公司會使用它。如果我對這些事情理解錯了,我希望得到糾正。”

雖然比特幣近日勢如破竹,但達利歐表示,對於比特幣成為有效貨幣存在的問題,他的看法很簡單:“作為財富的儲存庫,它不是很好,因為它的波動性很大。並且比特幣與我需要購買的東西的價格之間相關性很低,這意味著它不能保護我的購買力。”

現任美國總統川普對比特幣一直不感冒,去年他在推特上發文抨擊比特幣等加密貨幣“不是錢”:“我不是比特幣或者其它加密貨幣的粉絲,它們就不是錢,它們的價值波動很大,而且是憑空而來。不受監管的加密資產可以助長非法行為,包括毒品交易與其他非法活動。”

不過,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對加密貨幣的看法可能和川普不同。上週,拜登宣佈由加密貨幣專家、前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主席Gary Gensler領導他的金融政策過渡小組。

此前,Gensler多次就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在國會作證,駁斥了加密貨幣和龐氏騙局之間的比較,並宣稱尚未推出的Libra代幣符合美國法律規定的證券要求。

本月,美聯儲與美國財政部金融犯罪執法網路(FinCEN)邀請公眾對擬議的加密貨幣新旅行規則發表評論。根據新擬議的規則,虛擬資產將被定義為“貨幣”,包括“可兌換的虛擬貨幣(CVC)”和作為法定貨幣的數字資產。FinCEN 在2013年釋出的指導意見中首次提到了 CVC,它也是美國第一個公開討論如何監管加密的機構。

美國貨幣監理署(OCC)代理署長 Brian Brooks 表示,美國銀行機構正在研究為感興趣的客戶提供支援加密資產的方法。

在播客節目中,Brian Brooks 分享了他對美國銀行在貨幣監理署(OCC)決定授予銀行託管加密貨幣的權利後開始探索加密途徑的看法。Brooks 認為,開發內部框架以充當加密貨幣託管人所涉及的複雜性將促使銀行繼續接觸現有的中心化交易所來儲存客戶的加密貨幣。

新興市場方面,這些國家的資本管制措施也值得關注,特別要聚焦他們對數字貨幣的管理措施。

自 華爾街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