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智慧CEO曹恆:NFT背後的區塊鏈之爭——公鏈還是聯盟鏈?

紅棗科技 發表於 2022-05-31
區塊鏈
2022年,NFT在全球迎來史無前例的爆發,數字藏品、元宇宙等概念被大眾所熟知,國內雖因政策問題沒有出現像國外般狂熱的NFT浪潮,但其本地化的“數字藏品”已經成為大家追捧的新趨勢。

在國內本土化後的“NFT”正逐漸被“數字藏品”取代,那“數字藏品”與“NFT”的底層區別是什麼?聯盟鏈上面的數字藏品能否與公鏈上的NFT一較高下?針對這些問題,金色財經特別邀請到邊界智慧創始人曹恆參加本期的金色相對論,一起探討NFT背後的區塊鏈之爭。

邊界智慧CEO曹恆:NFT背後的區塊鏈之爭——公鏈還是聯盟鏈?


問題:當前國內市場NFT平臺所依託的底層鏈都是以什麼形式的鏈為主?

曹恆:從分類來看,區塊鏈一般大的分類會分為公有鏈和聯盟鏈。

公有鏈以比特幣和以太坊網路為代表,任何使用者都可以接入進去使用網路,同時任何人也可以參與跑節點來共同維護網路,這些接入都是匿名的。

聯盟鏈一般都是有許可控制的區塊鏈,而且一般也是圍繞特定業務需求組成的相對封閉的業務生態,由生態參與者在許可控制下共同維護、共同管理、共同使用。

目前看來,國內數字藏品採用公有鏈的是少數,保守估計大約小於20%,其他大部分採用的都是聯盟鏈。因為聯盟鏈能更好地支援合規。做公共系統及應用的從業者都知道,我們上線的系統肯定需要滿足國家網路安全的管理。訪問任何平臺系統服務都必須實名,這一點公有鏈就沒法支撐了。另外如果出現侵權或者違規的行為需要被糾正,在一個無許可的公鏈上,基本是不可能的。

如果需要很好地達到中國的合規要求,聯盟鏈能為NFT(數藏)應用形成很好的支撐。

問題:目前國內是否有成熟的NFT基礎設施平臺?

曹恆:我認為成熟的底層平臺必須能開放地支撐多方分散式可信協作。

“開放”且“可信”是大規模公鏈的重要特點:完全依靠網路協議支援達成信任,而不依靠單一中心或幾個中心來維護“可信”賬本。在國內,聯盟鏈才能更好地支援合規。所以我認為成熟NFT底層平臺應該是現在湧現的一個新形態——開放聯盟鏈。開放聯盟鏈在一定程度上結合了公鏈的底層開放共識技術和應用層聯盟鏈的許可管理技術。

邊界智慧參與建設的區塊鏈服務網路(BSN)有10多條採用不同鏈技術的開放聯盟鏈。雖然這些開放聯盟鏈的開放程度各不相同,但都是朝著能提供可信公共開放賬本服務的目標在迭代。

邊界智慧打造的文昌鏈是BSN第一批開放聯盟鏈,上線已經有一年多,現在支撐了近100個NFT元宇宙應用。文昌鏈基於邊界智慧IRITA框架開發,主要採用的是全球著名開源公鏈專案Cosmos技術加上我們自主研發的企業級分散式應用技術,能為大規模多樣化分散式商業應用提供可信公共賬本系統。

文昌鏈的共識協議是Cosmos/Tendermint ,具有公鏈級別的大規模賬本共識能力,現在所有鏈節點都部署在BSN環境中。BSN已經公開發布了2022年的計劃,還會允許更多應用方和生態參與方在完成KYC後在自主選擇的環境中運營記賬節點。至此,現在能支援合規要求、能支援多樣化大規模應用的文昌鏈還在不斷朝著越來越開放的基礎設施平臺迭進。

問題:區塊鏈跨鏈技術和互操作性在NFT發展中有怎樣的重要技術意義?

曹恆:我相信未來會形成區塊鏈網際網路,不相信未來的世界只會有一種(一條)區塊鏈來支撐。下一代Web基於的區塊鏈底層一定是百花齊放的,也一定是多鏈的。

多鏈的區塊鏈網際網路一定需要互操作能力,而且需要可信安全的互操作性。因此,跨鏈技術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區塊鏈網際網路的最終形態一定是多鏈世界,而且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不同的鏈底層技術會形成各自的優勢, 大家沿著不同技術流派進行的探索非常有意義。

比如在NFT應用領域,就有各種不同特性的鏈。例如Flow為NFT應用開發提供了很好的支援;Polygon提供了高效能的以太坊相容鏈;Cosmos/IRISnet對於NFT跨鏈互操作提供支援的鏈。

邊界智慧作為區塊鏈底層技術服務創新團隊,我們想給予應用更好的多鏈技術支援,幫助應用可以按照業務需求,採用最適合的鏈。邊界智慧還在不斷開發更好的協議和工具支援跨鏈互操作。

問題:與公鏈有很多節點和算力不同,相對封閉的聯盟鏈能否支撐起當前數字藏品使用者的效能需求?

曹恆:首先我要稍微解釋或者糾正一下這個問題,公鏈的多節點不是在解決效能問題,多節點更多的是在解決分散式系統的多方信任問題。節點多對效能來說可能是個挑戰,而不是對效能的幫助。

這個問題可能可以這樣問:多節點代表著開放,聯盟鏈如何能滿足數藏應用期待的開放生態需求?以前聯盟鏈不敢開放,不能開放支援更多節點,還有效能及安全問題。為了解決這些問題,開放聯盟鏈就是很好的實踐。開放聯盟鏈圍繞提高效能也有許多創新,比如打造二層網路,剛剛討論的跨鏈技術也是一個創新實踐之一。

問題:使用者購買的數字藏品如何保證是在使用者自己的手裡,而非在發行商手裡,國內市場有無相關解決方案?

曹恆:國內市場已經有一些解決方案。

首先最重要的一點是,該數藏應用必須跑在可信區塊鏈上,該應用基於的區塊鏈越開放,就越可信。現在一些支付機構也在支援規範管理數藏應用,其中都對鏈有要求,這個數藏應用最起碼要發在網信辦已經完成備案的區塊鏈上。

第二點,數藏應用應該支援使用者能進行獨立驗證,比如通過區塊鏈瀏覽器去查驗自己的資產、鏈上地址及鏈上全生命週期活動歷史。我們建議數藏應用採取的鏈底層應該能提供開放的鏈賬本查詢API且有開放的區塊鏈瀏覽器。數藏應用也應該在應用中讓使用者方便地獲取區塊鏈瀏覽器的連結。

第三點,數藏應用應該為每一個應用使用者申請獨立鏈上地址,不能一個應用只有一個或者幾個鏈地址。使用者的資產應該儲存在使用者的鏈地址上。當然這個鏈賬戶可以託管在數藏應用平臺,給使用者更好的應用使用體驗。

第四點,允許使用者自己管理自己鏈賬戶私鑰。

我認為一個好的數藏應用至少要滿足前三點,第四點在技術上不難,但我建議不用第一步就實現。原因有兩點:第一是使用者可能還沒有自己管理私鑰並保障自己資產安全的能力;第二是現在合規政策還在發展,在目前階段,如果使用者自己管理私鑰並能隨意轉移資產,可能會出現金融炒作和非法二次交易的風險。所以如果應用要支援第四點,一定要特別謹慎,盡最大努力避免金融炒作風險。

問題:NFT作為數字資產的技術載體需要的是技術公信力還是機構公信力?

曹恆:NFT作為數字資產的技術載體,從NFT技術本身來說,是一定要能提供技術公信力的。也正是這樣的技術公信力讓分散式應用能夠高效地多方協作,在沒有機構公信力支撐的公鏈環境中,其業務邏輯需求仍舊能正確可信執行。

機構公信力也有自身的價值,在這點上聯盟鏈環境有相關的優勢。在聯盟鏈環境中,我們知道是誰在提供機構的公信力,因此也知道是誰在發行NFT。因此,除了技術公信力提供的保障,機構公信力給NFT技術支援的數字資產進一步增信了。

問題:合規與開放的對立性是否讓“區塊鏈+”在國內的發展受限?如區塊鏈+元宇宙、區塊鏈+NFT?

曹恆:這個問題其實在問:開放和合規是不是衝突,進而影響了國內區塊鏈應用的發展速度?

其實我認為開放和合規不應該是衝突的。可持續發展的應用或生態,一定要在追求開放的同時也支援合規。

過去十幾年,區塊鏈的發展經歷了從第一代比特幣網路、第二代以太坊網路一直到現在的第三代區塊鏈網際網路。大家都意識到了區塊鏈行業如果要真正形成影響上億人福祉的影響力,一定要跳出小範圍極客圈的社會實驗,一定要滿足更為嚴謹的商業活動合規要求。合規的不斷完善,是全球區塊鏈行業都在發生的事實,並不僅僅是在中國,當然各國的法規有不同的國情和發展階段,會是不一樣的。

過去區塊鏈技術不完善的時候,同時支援開放和合規有些難,比如說複雜的商業系統需要用隱私演算法支援圍繞大資料的多方協作,如果是開放系統,效能和安全都做不到。但現在,二層網路技術、跨鏈技術、鏈上鍊下互操作技術都有了一定成熟度。採用多鏈系統同時支援開放和合規尤其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案。

所以合規和開放不是對立的,技術上也已經變得可行。我們非常榮幸、也在積極參與的BSN開放聯盟鏈就是能支援區塊鏈良性發展的重要舉措。作為區塊鏈底層技術發展創新的推動團隊,邊界智慧一直在提供底層技術支援開放合規應用發展,這也是我們的不懈追求。

問題:NFT將來的應用場景是否會超越數字藏品這個領域?

曹恆:當然。NFT以數字藏品出圈,既有全球的大環境的推動,也有疫情的原因,甚至也是整個人類生活的數字化遷徙決定的。數字藏品直接讓C端使用者感知到、擁有到數字藝術品,能直接有一些使用場景(比如社交平臺的頭像皮膚等),讓人非常直觀地感知到NFT技術。

NFT作為可程式設計的可信資料物件,是非常強大的技術。它還可以支撐更多的應用,數字藏品只是其中一個。

以邊界智慧的實踐工作舉幾個例子。早在2018年,邊界智慧團隊就開始創新性地把NFT技術用於支援供應鏈金融中的非標資產。2021年,我們還支援合作伙伴用NFT技術支援碳中和。就在剛剛過去的3月份,我們支援了亞洲數字銀行系統上線,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創新數字銀行,其跨境支付、跨境貿易中的可信商業資訊資料的交換,都是用NFT技術來支撐的。最近我們還成功支援瑞士著名護膚品牌LaPrairie 新品上市,採用NFT技術支援其數字化營銷及客戶活動,推出的NFT數字藝術藏品結合了虛擬人技術和線下的擴增實境技術,給客戶提供了非常創新獨特的體驗。

這些都是NFT技術超越數字藏品的應用場景。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51239/viewspace-2898160/,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