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半路出家的開發者,正在製作一款倡導環保的敘事冒險遊戲

GR編譯發表於2023-01-06
在2022年TGA頒獎典禮上,有多款新遊戲首次對外亮相,《After Us》就是其中之一。

兩名半路出家的開發者,正在製作一款倡導環保的敘事冒險遊戲

《After Us》是一款探索冒險遊戲,由位於西班牙巴塞羅那的獨立工作室Piccolo Studio開發,Take-Two旗下的獨立遊戲發行品牌Private Division釋出,預計將於今年春季登陸PC、PS5和Xbox Series X/S平臺。前不久,Piccolo Studio的聯合創始人阿萊克希斯·科諾米納斯(Alexis Corominas)和喬迪·邁尼斯特萊爾(Jordi Ministral)接受外媒採訪,聊了聊這款遊戲的主題、玩法,以及他倆在遊戲行業的創業歷程。

按照科諾米納斯和邁尼斯特萊爾的描述,《After Us》將後人類世界作為背景,是一款關於“遺產和希望”的遊戲。玩家扮演“生命精靈”蓋亞(Gaia),需要在一段超現實主義的後人類旅途中,為一顆破碎的星球帶來希望。在遊戲中,玩家將會穿越各種環境,拯救滅絕動物的靈魂,並利用蓋亞的力量對抗危機。

《After Us》將出色的敘事,與引人入勝的探索和冒險融為了一體。蓋亞必須跳躍、滑翔、衝刺或游泳來躲避致命的障礙和敵人。作為生命的化身,她還擁有恢復和重建地球的能力。玩家將會在10個不同的生物群落中體驗《After Us》的奇幻世界,瞭解各種生物的最終命運,例如最後一頭被魚叉捕獲的鯨魚,最後一隻被關進籠子的雄鷹,最後一隻被獵殺的鹿等,然後復活它們的靈魂,讓它們獲得重生。

進入遊戲行業前,科諾米納斯和邁尼斯特萊爾在廣告行業共事了20年,曾經為耐克、可口可樂等大型品牌創作互動體驗。他倆創辦了自己的公司,但總覺得生活中少了點什麼,於是後來他倆決定關閉廣告公司,轉而追尋自己的童年夢想:製作電子遊戲。2015年,他倆和奧里奧爾·普加多(Oriol Pujado)合夥,在巴塞羅那創辦了Piccolo工作室。

“當時我們已經年過40,正面臨著中年危機。”科諾米納斯說,“廣告行業也面臨著中年危機,尤其是在2008年經濟危機後,(廣告)變得完全由資料驅動,創意被逼入了絕境。我們還能靠廣告賺錢,但已經沒有成就感了。”

2019年,Piccolo完成了3D敘事冒險遊戲《Arise:一個簡單故事》(下文簡稱《Arise》)的開發。該作由波蘭公司Techland發行,登陸了主機和PC端的Epic遊戲商城。遊戲中,一位老人在死去後醒來,回顧並重新經歷了自己的一生。

兩名半路出家的開發者,正在製作一款倡導環保的敘事冒險遊戲

科諾米納斯透露,在《Arise》開發期間,Piccolo只有大約15名員工。“那段時間我們人手有限,但已經準備好了開始製作首款遊戲。作為一家公司,我們的主要目標是觸動人心,讓玩家感受到各種情緒。我們曾經說過,我們一定要精心製作遊戲。我們的Logo由一根針和一條線組成,也能反映這種精神。”

在著名遊戲綜合評分網站Metacirtic上,《Arise》的媒體平均評分達到了81分。

“從某種意義上講,《Arise》反映了我們當時所處的情況,那就是正在經歷一場中年危機。我們開始回頭看,並決定退出廣告行業,創辦一家電子遊戲公司。”科諾米納斯說,“但在接下來的遊戲《After Us》中,我們決定往前看。隨著年齡增長,我們已經為人父母,所以開始思考遺產的概念。在未來,我們能夠為子孫後輩,為人類的下一代留下些什麼?”

在Piccolo,科諾米納斯和他的同事們精心創作了一個關於遺產的故事。《After Us》始於一個荒涼而陰沉的世界,在那裡,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在人類手中滅絕了。“我們談論了關於環境的一些熱門話題,但我們想讓這款遊戲帶給人們希望,讓人們以積極心態看待與環境保護相關的話題。”

兩名半路出家的開發者,正在製作一款倡導環保的敘事冒險遊戲

科諾米納斯介紹稱,《After Us》包含大量探索、平臺過關、益智解謎和戰鬥玩法,但它也會讓玩家對未來充滿希望。另外,這款遊戲中沒有任何文字,這意味著任何文化背景的人都可以輕鬆遊玩。

在《After Us》中,主角蓋亞擁有強大的能力,但她也有自身脆弱的一面。“我們會為玩家提供情感上的獎勵。在遊戲世界中,你可以讓超過100種動物的靈魂甦醒,然後它們就會開始繁衍生息,到處跑來跑去。”

按照科諾米納斯的說法,Piccolo目前擁有大約30名員工,團隊規模相當於製作《Arise》時的兩倍。在過去大約兩年半的時間裡,這家工作室一直在製作《After Us》。《After Us》定價30美元,玩家既可以快速通關,也可以花更長時間沉浸於遊戲的環境中。

兩名半路出家的開發者,正在製作一款倡導環保的敘事冒險遊戲

“歸根結底,這款遊戲談論了人類的不同側面和麵貌。我們想透過它告訴玩家,人類有時會破壞環境,卻也能夠帶來愛和希望。”科諾米納斯說,“我們很喜歡巴塞羅那一位物理學家的說法:人類是唯一一種以殺戮為樂的動物,與此同時,人類也是唯一一種能夠寫出最美麗詩歌的動物。”

但科諾米納斯強調,Piccolo無意以一種說教的姿態來“教導”玩家。“那不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工作只是講故事……從某種意義上講,它就像一篇關於地球的寓言,非常夢幻和超現實。我們不是NGO組織,我們以製作遊戲謀生,這就是我們想要製作的遊戲。”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4Rq3XSky_hGHNobvSrh6Cw
原譯文https://venturebeat.com/games/ho ... -crafting-afte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