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Linus Torvalds:鄙視用道德綁架開源的行為

發表於 2022-11-27

今年,Linux 20歲了。在Linux開始釋出時,Linus Torvalds為何選擇非GPL版權而不是GPL許可?讓我們一起來看看Linus Torvalds的回答。本文是LinuxFr對Linux創始人Linus Torvalds的採訪的第一部分。以下是原文。

LinuxFR:截至目前,你已經從事了大約20年的Linux開發,我們知道這是一個辛苦的工作,不知道你現在是否還和當初一樣感覺很有趣,很興奮?

Linus Torvalds:哦,當然!我仍然覺得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部分原因恰恰是因為我為它做了20年的工作。我不想將其稱為一個“辛苦”的工作,它仍然充滿挑戰和趣味,但我認為我已經輕車熟路了。

LinuxFR:你為什麼選擇將Linux核心最初的非GPL版權轉為GPL許可?是出於道德還是現實需要?

Linus Torvalds:是為了現實需要。我最初選擇的許可考慮到了道德方面的原因,但它顯得過分嚴格,知名度也不高。轉向GPL解決了原許可模式存在的問題,越來越多的人擁護,並主動為我宣傳。

LinuxFR:我知道你認為你自己是一個非常務實的人,而不是一個預言家,但不知你是否贊同GPL許可協議中關於道德部分的內容?

Linus Torvalds:我用兩個不同的方法來回答你這個問題,並說說我為什麼要用兩種方法。

首先,我個人非常鄙視那些將道德和GPL相提並論的人。我認為這完全是胡說,為什麼?因為道德是人們的隱私,無論何時,你在一份協議中使用道德來約束其他人應該做什麼事情,你首先就是不道德的,你只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但第二個答案是,我個人覺得GPL(v2)和我的想法最吻合。我的確很喜歡程式設計,我希望將我的經驗和別人分享,我認為只要你能想到就一定能做到,但要提高的確需要前人的經驗,這對開發人員來說是一條捷徑。

因此,我個人認為GPL v2最符合我的口味,就好像生活找對了方法一樣美好,但我認為正確的方法不應該只有一個,我也從事一些商業程式設計,我也喜歡分享,我覺得這是平等的(噓,他們是付了錢的)。

我認為GPL v2是一個偉大的許可協議,我出於個人原因而使用它,我想很多人也和我有同樣的看法吧。但我真的想指出的是,許可協議和道德本身是沒有干係的,好比很多人認為BSD許可協議具有更多的自由,所以它是一個更好的許可協議;但也有一部分人更喜歡使用保留所有權利的許可。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權,我沒有絲毫貶低他們的意思。

但是,企圖將任何特殊的許可當做道德選擇真的讓我憤怒。

LinuxFR:為什麼桌面如此特殊,為什麼比其它市場艱難?

Linus Torvalds:因為它更加有趣。在這個市場中,人們可以做許多不同的事情。的確,伺服器幾乎沒有做不了的事情,它可能有充足的CPU計算資源,快速的網路和大量的IO,但它一直做著相同的事情,而且是有限制的:它執行一個資料庫,一個郵件或Web伺服器,各種分析等。對企業來說,它可能是重要的,但它的工作負載不會經常發生變化,也沒有哪個個體會喜歡它。

相反,你的桌面是你每天都要看到的,即使有些東西你不需要,你也不會對它們產生反感,使用時間長了,你可能還會產生一種依賴。

桌面做的事情更多,你在它上面玩遊戲,編寫文件,開發軟體,對某些人來說,只有一個瀏覽器就足夠了,正是要應付這麼多的任務,桌面比伺服器更復雜。有趣的是,智慧手機也慢慢開始出現桌面的複雜性。

LinuxFR:為什麼Linux桌面未被主流使用者採用?核心社群能改善這個情況嗎?還是這本身屬於使用者空間的問題?

Linus Torvalds:我認為在核心方面沒有太多的解決辦法,但我們會繼續想辦法改進。我們不是沒有主流使用者 – Android使用者就是Linux主流使用者,問題是桌面是一個困難的市場,有巨大的網路效應,大多數人都不希望改變他們的環境,如果必須轉移到新環境,他們也希望獲得幫助和支援,這裡的“支援”不一定非得是商業支援,只要有一個經驗豐富的人在你身邊給你提供一些建議即可。但這不全是技術問題,更多的是社會問題。

LinuxFR:下面這個問題可能有點唐突,你現在仍然完全瞭解Linux核心的所有部分嗎?或者說你真正信任維護者嗎?例如,就複雜的路徑名查詢補丁,你是如何在Nick Piggin和Dave Chinner貢獻的補丁做出選擇的?你是否接受了A1 Viro的一些建議,還是你一個人做的決定?

Linus Torvalds:沒什麼,我肯定不能瞭解核心的所有部分,但我比大多數核心開發人員瞭解要多一些,不過有些地方我幾乎完全依賴於維護者,因為我對某些子系統幾乎一無所知,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感興趣的領域。

例如我非常熟悉VFS和VM層,因此在這些方面我可以自己做出決定,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希望獲得別人的幫助。

對於我不熟悉的領域,我一般不會做獨裁決定,但我會敦促維護者認真思考問題,並給予一定的指導性意見,協助他們做出正確的決定。

順便說一下,“正確的決定”不一定需要正確的表達,有時你僅僅需要做一個決定,並不一定要明確“正確”答案是什麼,有時說“我們不知道”可能更好,畢竟不能靠拍腦袋做決定,但有時我們必須做出技術選擇,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完全可能做出錯誤的技術選擇,但有什麼辦法呢,在沒有任何可供借鑑的經驗之前,我們只有透過試錯的方法來找出正確的技術。

幸好這種情況並不多見,開發期間大多數時候不需要做出艱難的選擇,前進的方向都非常明瞭。

原文出處:https://linuxfr.org/nodes/85904/comments/1230981

譯文:http://os。51cto.com/art/201105/262279.htm

專訪Linus Torvalds:鄙視用道德綁架開源的行為 已同步至 DeadFire的微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