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世界遊戲中的原路返回問題或直接傳送問題分析

James Batchelor 發表於 2022-06-24
Develop網站記者同來自大大小小遊戲工作室的製作人聊了聊他們以前很少聊到過的——他們在遊戲開發中主要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來自UK遊戲工作室Chilled Mouse的Lana Zgombic提到當她被家人很朋友們問到關於工作內容的時候,她總是無法給出很明確的答案。大部分的Develop網站讀者都對遊戲聯合制作人有一個大概的瞭解,不過除了那以外的工作內容呢?

她說“我就告訴他們我主要是做管理的。不過事實上我做的可不止這麼簡單,但這樣說他們好理解。畢竟比起列舉出你要管的所有細微之事,直接說你在做管理就簡明多了。他們會想象你可能就是都在做Excel電子表格——雖然說有時確實要做,不過我們的工作可比這複雜得多了。”

Zgombic是在Develop網站和Testronic公司的邀請下來到布萊頓的七名製作人之一,他們受邀來聊聊他們工作中扮演的做角色內容。他們對該職業的描述達成了共識,儘管這種高度概括聽起來特別冷:製作人就是來確保專案能達到質量標準並按時完成。

Jagex Seniro給了一個更令人滿意的定義:“如果遊戲的開發過程是一條河,那我們的工作就是確保這條河流能源源不斷地流向正確的方向。假設河流裡面有卵石,我們就要在還沒有人撞到它之前把這塊卵石移開。我們不僅要了解現在發生的事情,還要對將來要發生的事有所預判。”

Auroch Digital製作人Peter Willington補充道:“我們的工作就是讓有才之士能在工作上將本領發揮得淋漓盡致。一個好的遊戲製作人就是滿足人才需求,讓他們有最佳的工作狀態,由此給公司帶去所需價值。”

Dave Cox曾經在Metal Gear firm Konami擔任過製作人,現在是Mercury Steam的高階遊戲製作人,他將遊戲製作人在描述作協調者和溝通者。

“遊戲製作人就是為開發團隊服務的人,不要弄反。這是屬於人事的工作範疇:股東、年輕的美術人員、工作室負責人等等,你需要一個一個地來處理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善於與人打交道也是人的一個很重要的屬性啊。”

“有時我擔心的是製作人會被高看作專案管理人員——甚至遊戲工作室本身都會這樣誤會——但是事實上製作人做的可比那多多了。但要想把這些工作內容表述給別人有時還挺困難的。”

Gobo工作室的製作人Andy Walker描述遊戲製作人就像交流“蜘蛛網”的網心:“你需要在管理層、交付成果層、客戶層和遊戲團隊層之間的起到調節作用。你需要讓團隊知道他們該做的事,保護他們免除一切不好影響——甚至要考慮到工作室人員的僱傭和解僱問題。

Curve Digital製作管理人Sophie Rossetti強調了該職業在人際方面技巧的要求很高:“能夠找到人們身上的閃光點並加以重用是再重要不過的了。並且你的管理風格得根據你合作的物件做出調整。”

開放世界遊戲中的原路返回問題或直接傳送問題分析
producers (from develop online)

制定解決方案

這個職業的角色主要是為了解決問題的。當遊戲出現重大問題的時候,團隊都會向製作人尋求幫助和指引。Crowley說作為製作人有一個訣竅——就是橫向思考那些問題。

他說“很多人帶著問題來找你,那問題對於他們來說就好像世界末日了,一切都要分崩離析了,有一種天都要塌了的感覺。不過要能夠看出問題到底出在哪,然後給出沒人想到的可選方案,這對整個專案的順利執行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Walker補充說:“一個專案管理的反饋就是一個解決方案,而一個製作人的反饋則更傾向是在降低質量、增加用人以及做出改動之前,給你提供了500個可深入探尋的選項。這就像是在給難題找到好出路的感覺。”

所有的專家們對壓力管理都表示很關鍵——不只是團隊的壓力,還有製作人自己的。保持清醒的頭腦對保持團隊的冷靜有深遠影響,這能提醒整個團隊把眼光放得更遠。

Willington還說“冷靜的現實主義絕對是非常關鍵的。沒錯我們是在做藝術——不過這種藝術是一種商業化藝術,有截止日期的藝術,這種藝術可能會涉及到很多金錢因素。我們共識的藝術家們都想要儘可能多的時間進行創作——但我們必須保持一種現實主義的態度。”

Cox還補充道:“遊戲製作人能在專案開發中保持一顆商業頭腦、在商業現實下驅動專案的運轉真的很重要。因為有時團隊最後可能會在某個他們特別熱愛的遊戲特點上僵持特別久,而你這時就要催促他們移步向前繼續完成專案剩下的部分。”

儘管這看上去好像整個團隊特別依賴遊戲製作人,事實上是反過來的——製作人需要確保他們跟合作團隊能建立起緊密的關係,而這對專案問題的解決也是有所幫助的。Creative Assembly開發管理人Mark Sutherns這樣告訴我們:“你必須確保你最後不是住在象牙塔裡,天真地覺得你可以脫離團隊存在於他們之上。團隊的成員們是最能提供有效幫助的人,所以如果你理解他們,知道他們能力所在,那有了問題也就很好解決了。”

“要保持積極的心態。如果你看到螢幕上顯示的東西很棒,指出來讓大家一起觀賞。我喜歡這麼做——這能幫助鼓舞團隊士氣,讓他們知道彼此的工作成效。其實就是試著在你走過某人桌子前面的時候對他做個展示就是了。”

Rossetti說:要想定期跟團隊來解決問題需要的不只是人際方面的技巧,還要能有個“對話儲存空間”,這可是大有益處。

她解釋道:“記住某人兩週前不經意說的話在不久之後會有大用處,特別是當一個程式設計師說‘我可沒說過這話’你就可以篤定地反駁說:‘不,你說過。’”

對一切瞭如指掌

在這個承包商以及遍佈世界的遠端工作室合作時代,遊戲製作的管理變得非常複雜。所以作為遊戲製作人,能跟團隊在同一棟屋簷同一個房間裡,交流會變得容易許多,也正因此,遠端員工的事務處理需要一個效率極高的遊戲製作人來辦才行。

“面對承包商最讓人頭疼的是必須讓他們得自己管理時間——如果他們說沒法在一個星期內做到某件事,你就必須催促他們把時間安排得更緊湊些。也因此給他們的時間期限要提前。在跟承包商的合作上我們能做到的也就這些了。”

而對於跟遠端成員溝通方面,Crowley指出現在有工具可以解決溝通問題的了——多虧了像Slack、Skype和Google Docs這樣的軟體,我們再也不用花幾天的時間來傳真遊戲程式碼或者坐飛機繞上大半個地球進行會面了。

“現在可以通過視訊通話進行面對面交流並能夠跟進他們正合作的線上文件之類的檔案,這是意義非凡的一件事。那些工具改變了我們對一些事物的看法。”

Walker還補充說,太遙遠的距離會導致更多的問題:“如果你有員工在澳大利亞,美國等等,你就對會議時間的安排有諸多限制,不然有時你醒著的時候,你的團隊有一半的人都還在地球的另一端睡著呢。”

這樣的距離也會讓遊戲製作人對每個團隊的進度跟進變得更困難——這次來的每個專家都認同了進度跟進的必要性。僅僅有個大概的瞭解對於製作人來說是遠遠不夠的,他們必須熟悉地瞭解自己的產品以及產品狀況。幸運的是,有些人會很自然地驅使自己去做這樣的瞭解。

Zgombic承認說“我其實非常愛管閒事,喜歡去看看每個人都在幹什麼。不過這樣做真的很重要,因為這意味著我可以根據他們現在所做提前做規劃。我認為我不會喜歡和其他製作人合作,因為我沒法及時瞭解他們的每個團隊手頭正在工作的內容。我喜歡讓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Crowley補充說要在較大型工作室做到這點雖然會比較困難,但仍舊重要:“當手下運作的是一個80到100人的大型團隊,我得知道這層樓的每個人都在做什麼。你也許會覺得如果公司再大點的話我扮演的角色不一樣了,那你就錯了。我還是得了解每一件事——隨著你的成長,問題規模會擴大,而你仍要保持對一切事物的掌控。”

Willington指出,製作人對這些資訊的掌握就是他們對工作室履行的責任。“你還要和終端使用者和媒體就遊戲內容進行交流,很多情況下你就是工作室的代言人,因為對於人們想提出的問題,你是最佳回答者。製作人是記者採訪的最佳人選。”

變化越來越大

在很多方面,遊戲製作人的角色在過去幾十年遊戲行業的發展中變化非常顯著。Sutherns回想起來,曾幾何時他在前往預發行的里程碑的路上,除了E3表現和demo可玩性,別的什麼都不用擔心。

他說“如今,隨著直播show展媒體平臺的發展,遊戲在可玩階段上提前了很多,因此那些里程碑就不同以往了。我們要保證遊戲在早期階段就具備好可玩性、穩定性以及可展示性。對玩家群眾來說這是件好事,而遊戲開發者因為要儘可能快地將遊戲的穩定性和質量展示出來,所以我們也能沾光提早很多玩到自己的遊戲。”

Walker相信數碼革命將會讓里程碑完全消失:“很多遊戲公司都會向數碼發行和實時操作轉型——而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情況,因為你所發行的東西必須是一週又一週地留在那裡的。”

遊戲製作人是一個時刻保持靈活性的角色,並且這個角色要根據團隊開發面向平臺的不同而時刻進行調整。

根據Zgombic所述我們瞭解到——社群和開發者之間的障礙一直是個僵持不下的問題,這給遊戲製作人帶來了新的挑戰。

“有那麼多的搶先體驗遊戲,有那麼多的開放式遊戲開發,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儘可能地去聯絡上那些社群來得到他們的反饋。這些反饋非常寶貴:因為終究我們是在為他們做遊戲,這樣一來他們也能得到遊戲開發的參與感。”

放眼未來,Sutherns指出雖然遊戲製作人已經看到了遊戲行業的巨大變化,也知道這種變化隨著遊戲業的發展只會愈演愈烈,但沒有什麼產品問題是專家們無法解決的。遊戲的開發總是需要有那麼一個人來保護這條遊戲之河暢不受卵石阻礙自如流淌。

Sutherns這樣說道“我們已經在技術上和商務模式上做過相應的改變了,作為我們這個角色,在未來要時刻保持靈活性,還要能夠時刻調整自身來應對任意不同的開發平臺。”

“這就是這個角色的有趣之處:總有那麼一類人會被這種瞬息萬變的行業吸引著,想要站到這個領域的至高視點來感受看看。”

你可以成為一個製作人嗎?

我們還問了諸位專家對於想要入行當遊戲製作人的人有沒有什麼建議。

Mark Suthrns(Creative Assembly):“進入到遊戲工作室中儘可能快地學習經驗,無論是什麼那個等級的內容都要學——甚至從傳統的QA等級內容開始都可以。這樣你很快就會知道製作人這個角色是否吸引你了,因為你將會想知道其他的團隊手頭正在做的是什麼以及到時候要如何把它們組成這個完整的遊戲。總之就要多管管閒事,這是一個人能不能做製作人的很標誌性特徵。”

Peter Willington(Auroch Digital):“永遠別自大。保持謙遜,讓專業人士帶領專案。當你處在這個專案蜘蛛網的中心時真的很容易就自我膨脹起來,但是事實上這個專案裡的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重要。”

Dave Cox(Mercury Steam):“該聽時聽,該說時說。要信任自己的團隊讓他們瞭解問題該怎麼解決,也要對他們坦誠讓他們知道問題出在哪。如果你自認主管老大,那事情不會順利的,因為團隊會讓你的生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還是跟他們一起找問題吧。通常解決方法都是團隊成員找到的,因為他們比我們更瞭解自己有什麼問題。”

Sophie Rossetti(Cruve Digital):“永遠別搶著第一個給出回答。你身邊的成員在不同方面有著各自的經驗。你不可能每個方面都懂都知道,所以試著多問些問題,把答案留給專業人士來回答。”

Conor Crowley(Jagex):“你必須做好心理準備接受自己對專案的貢獻可能永遠衡量不出來。從技術方面來說,你什麼也沒做——儘管沒有你在那的話,誰也做不出任何東西。如果你想要的是個人榮耀感,那這個角色肯定不適合你。”


來源:遊戲邦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crfwklrbvO8Ujhs89gf1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