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棗科技CEO何亦凡:BSN區塊鏈基礎設施技術為數字藏品合規保駕護航

紅棗科技 發表於 2022-06-13
區塊鏈

日前,在上方集團主辦的“2022首屆行業元宇宙大會”上,北京紅棗科技CEO和創始人、BSN發展聯盟常務理事何亦凡,為以《NFT在中國的基礎設施和合規路徑》為主題為現場嘉賓做了觀點分享。

紅棗科技CEO何亦凡:BSN區塊鏈基礎設施技術為數字藏品合規保駕護航


根據嘉賓演講將文字整理如下:

何亦凡:今天我們所討論的NFT是指NFT技術,而非NFT的業務形態。當前對於區塊鏈、NFT、元宇宙、Web3.0等概念,幾乎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理解,甚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知。我們在2019年開始打造BSN時對於區塊鏈技術也有自己的理解,包括之後的NFT和元宇宙也都是如此。

首先,什麼是區塊鏈?我們認為區塊鏈是建立網際網路之上的一種新的資料傳輸模式,也就是資料的廣播式傳輸。舉一個例子來說明,1873年發明了電話,而電話會議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還沒有出現,設想當時如果有一件事需要10個不同地點的人一起溝通,那麼肯定是1個人先打電話給給所有人,當每個人產生反饋時他再反饋給其餘9個人,以此類推,整個溝通完成可能需要打上千通電話。而有了電話會議以後,20分鐘就可以解決。當資料傳輸模式發生改變時,效率也會隨之大幅提高。現在大家也可以簡單做個測試,如果刪掉所有微信群,未來一週內只通過與每個人的微信溝通互動,那麼溝通成本會非常之大。

整個網際網路在設計之初是點對點的溝通模式,也就代表現在網際網路上所有IT系統之間,它們彼此溝通時就像沒有電話會議只能打普通電話一樣。所以資訊化系統之間能否像電話會議一樣,當一個系統發出資料,其它系統都會同步收到,任何一個系統產生反饋資料,其它系統也能同時收到,並且彼此知道大家都收到了。如果同時滿足這三個特性,我們就認為這是廣播式傳輸,在網際網路上實現出來,就是區塊鏈。大家認為區塊鏈最偉大的特徵是共識,但是我們理解區塊鏈的本質其實是一種資料傳輸方式的改變,而不是共識,共識只是區塊鏈達成的結果。假如沒有高效的資料傳輸方式,共識要如何達成?就像10萬人之間用寄信的方式互動,那麼達成共識可能需要幾千年,使用電話可能需要幾百年,使用電話會議、網路,還會使達成共識的時間越來越短。正因為區塊鏈能夠讓資訊化系統之間的資料高速同步,才能達成共識。

一直強調共識是區塊鏈最偉大的特徵,是虛擬貨幣的觀點。從通訊角度看,達成共識只是一個特例、一個應用。就像並不是每個電話會議都必須達成共識,有時電話會議僅僅是為互相瞭解。所以我們認為區塊鏈是利用高效廣播式資料傳輸方式,在達成共識的基礎上,對資料從結構、追溯、許可權和驗證性上進行共治的去中心化、分散式並且公開透明的資訊化系統。

區塊鏈最偉大的特徵是公開透明。從技術邏輯角度看,區塊鏈是個公共系統,與它對應的是後臺系統。後臺系統是指現在所有IT系統的所有資料,全都儲存在企業的後臺,資料對於使用者是完全失控的,從技術上講企業可以“為所欲為”。例如刷臉支付,軟體會詢問使用者是否同意授權,實際上這僅僅是一種“禮貌”,無論使用者同意與否,軟體都可以做任何處理。而區塊鏈是一個大家共治的公共系統,這代表任何業務場景都面臨兩個選擇,一是把資料放在後臺系統,另一個是放在前臺的公共系統,任何人都可以查詢、可以驗證是否正確,而且所有人在共同驗證資料的完整性。我們認為這才是區塊鏈最偉大的地方——就是相對後臺系統而言,建立了一個公共公開的系統。

在這裡我們想再次強調一點,虛擬貨幣不代表區塊鏈。虛擬貨幣僅僅是區塊鏈的一個應用,而且是區塊鍊形態下最簡單的應用場景——其簡單程度類似現在網際網路中的電子郵件,傳送一個文字,壓縮後傳到另一臺電腦上,然後解析出來。

區塊鏈是廣播式傳輸下最簡單的一種系統結構,而且很笨重,對於很多傳統業務系統來講它太重了,未來十年,區塊鏈還會不斷髮展優化,BSN目前也在推動一些技術性創新來簡化區塊鏈。

其次,什麼是NFT技術?我們認為NFT是公共系統(區塊鏈)上的資料庫技術,因為公共系統的業務邏輯非常廣泛,很難用一個關係型資料庫來承載,例如將一個Oracle裝在一個公共系統中,它很難完成任務。

在公共系統上資料庫應該圍繞個體。比如一個物件,所有的資料都圍繞它形成一個小的資料庫,然後由幾十億個不同的物件互相關聯形成整個世界。從BSN的角度看,NFT是資料庫技術,我們把它叫做DDC——分散式資料憑證,一個單體資料庫技術。當公共系統(區塊鏈)與單體資料庫技術(DDC)結合,技術人員在設計時就會產生更多考慮。甚至未來10-20年,各國可能會逐漸推行一些法律,規定某些內容是不允許放在後臺系統中的,例如個人隱私資料、使用者的數字資產包括貨幣、股票等,絕不允許放在企業的後臺系統中,導致使用者對資料失去控制。除此之外,包括政府需要公開的資料等,也都會立法放在公共系統,這在未來將會影響全世界的IT系統設計。

那麼接下來什麼是元宇宙?現在從哲學、社會等層面對元宇宙的討論非常廣泛。從技術層面解讀,我認為元宇宙是網際網路網站展現形式的提升,就像在92年時使用網際網路還是DOS介面,只有文字;之後發展到瀏覽器,HTML語言的出現帶來了多彩的內容形式比如圖片;多媒體出現後又有了GIF檔案、視訊等動態內容;再到網際網路終端的改變,如今大家都在使用手機端應用。現在元宇宙是網站通過3D或者虛擬VR展現出來的內容,而底層資料管理還是與網站一樣,例如淘寶建立一個元宇宙,在虛擬商店裡進行溝通、購買等,購物體驗會完全改變,但後臺資料還是基於淘寶自有的使用者和資料體系。

未來的元宇宙一定有幾億個之多,而元宇宙的核心一定是結合Web3.0的部分概念,元宇宙要接入後臺系統和公共系統,通過公共系統把所有元宇宙的網站“串”在一起,進而形成網際網路上新的通訊層,既有傳統的點對點通訊層,同時也有公共的廣播通訊層,可以由幾個角色形成一個半公開性系統就是聯盟鏈的概念,也可以幾百甚至更多角色一起形成龐大的公共系統這就是Web3.0的概念。我並不認同幣圈所提倡的Web3.0還應包含虛擬貨幣、所有權,這就像在元宇宙中我去一個餐廳就餐,還需要有這個餐廳的股權才可以。

我認為Web3.0是指公共系統“打穿”所有的元宇宙,例如未來在公共系統裡建造一座城市,這座城市本身是個NFT,假設城市內有60個區域,每個區域裡有200棟樓,每棟樓有400個房間,每個房間裡有2000個物件,那麼每個城市、區域、樓宇、房間、物件都分別是一個NFT,可能最後由幾十億個NFT組成了城市,因為建立在公共系統上,那麼所有的元宇宙都可以呼叫這個城市,在一個元宇宙裡建立一棟樓,另一個元宇宙的使用者可以通過公共系統住在其他元宇宙的樓內。通過應用層把所有的人、事、物全部“打穿”,這就是我們理解的元宇宙+Web3.0,同時這也體現出公共系統的重要性。

NFT在中國的技術體系比較特殊,與海外有所區別。海外大部分NFT技術都是搭在公有鏈上。而在中國有兩點是違規的,第一是虛擬貨幣,作為一個準金融的內容一定需要嚴控,這點我認為非常合理,在中國任何大規模的準金融內容都是嚴控的。第二是公有鏈, 因為中國網際網路管理的相關法律對KYC——實名制、IT系統的資料可刪除性、可管理性都有嚴格的定義,而公有鏈是任何人都可以接入做各種資料處理,並且沒有任何實名制管理,這在國內是不合規的。因此公有鏈若想在中國滿足合規條件,需要技術體系發生變化。NFT技術在中國的基礎設施與海外是完全不同的,一定是搭建在聯盟鏈、開放聯盟鏈之上。開放聯盟鏈實際上就是同時滿足公共系統特性的聯盟鏈,BSN也在推廣開放聯盟鏈的使用。

BSN在1月25日推出了BSN-DDC基礎網路,接下來我提到的DDC就是指NFT技術,需要特別強調一點,BSN-DDC基礎網路是為了NFT技術打造的,而不是為數字藏品打造的。數字藏品只是NFT技術應用的一個很簡單的方向,而NFT技術實際上的使用廣泛度非常高。

BSN-DDC基礎網路自1月25日上線後受到社會各界的極大認可,至今註冊的DDC平臺方已經有500多家,其中部分在開發除錯階段就已經充分應用了BSN-DDC基礎網路。BSN-DDC上通過官方合約和非官方合約生成的DDC已經有幾百萬個。

之所以獲得如此認可,緣於BSN-DDC的8項核心理念,分別是:像公有鏈一樣透明、在國內完全合規、私鑰管理合約、可自建節點、足夠低廉的成本、技術多樣性、共同治理和多元化生態。

我們認為具備這8項理念甚至是作為公共系統的必要條件,如果不滿足這8項,就不能稱之為於公共系統,而仍然是一個傳統的後臺系統。

第一點,像公有鏈一樣透明。雖然國內不允許使用公有鏈和虛擬貨幣,但公有鏈的透明性是我們的一個標準。任何鏈環境的透明性都需要和公有鏈一樣,這意味著使用者在一個業務平臺無論是進行何種操作,包括DDC的生成、流轉,都可以使用第三方工具驗證DDC是否存在,以及是否發生過交易。而絕不是在平臺方生成後,又使用平臺方的API介面調取其傳送的假資料。如果不能像公有鏈一樣透明,本質上還是“黑匣子”一樣的後臺系統,而不是公共系統。

第二點,在國內完全合規。是指一定要遵循國家已經明令禁止做的所有事情,實名制就要保證使用者的KYC要一層層可查,對違法的內容可以遮蔽。DDC這個名稱也是我們與相關部門溝通後定義的,因為NFT與虛擬貨幣還是有一定的糾葛。

第三點,私鑰管理合約,是指私鑰要掌握在終端使用者手裡。相較後臺系統而言,公共系統的特性是它對資料沒有任何的掌控權。公共系統結合加密技術,可以實現通過私鑰來管理資料,這在技術上就保證了終端使用者的資料安全性。現在部分數字藏品平臺基本上都是託管私鑰,如果私鑰不交給使用者,那麼其實還是與“黑匣子”無異。因此BSN-DDC推出了DDC保管箱,DDC保管箱是開源的,提供給所有的DDC平臺方免費使用。通過DDC保管箱,終端使用者使用瀏覽器就可以在本地儲存自己的私鑰。

第四點,可自建節點。公共系統雖然是聯盟鏈結構,但一定要滿足所有人都可以自建節點,如果所有節點都屬於一方,那麼本質上還是個大的後臺系統,目前來說,基本上大部分的鏈環境都相當於私有鏈。

第五點,足夠低廉的成本,這一點對所有的IT系統底層技術都非常重要。這也是公鏈和虛擬貨幣面臨的核心問題之一。直到現在公鏈上也沒有出現任何一個傳統的大型應用,一個核心原因就是成本問題。公鏈應用的業務邏輯基本都是圍繞虛擬貨幣,否則很難成立。對於傳統應用來說,如果成本是虛擬貨幣而收入是傳統貨幣,成本顯然是不可控的。那麼成本需要低到什麼程度?我們認為未來在中國生成每個NFT的Gas費不能超過1分錢,這樣它才能大規模應用。

第六點,技術多樣性,這一點同樣重要。在BSN-DDC基礎網路上有很多條開放聯盟鏈,有些是我們與國外知名的公鏈團隊一起進行的合規性改造,使之適合中國的法律法規要求。當前區塊鏈行業仍處於早期,各種技術百家爭鳴,所以需要提供一個更好的環境讓所有的技術互相競爭,不斷優化,這樣才能在技術、體驗、成本方面都取得更好的成果。就成本來說,也許明年Gas費就可以從5分錢降到2-3分錢。

第七點,共同治理。預計在8月15日後,BSN的文昌鏈、武漢鏈都將允許在BSN外建立全節點,屆時會有幾十家知名的科技公司進行共管共治,這也意味著整個鏈將由所有的驗證節點和管理節點共同管理,而不是隻有BSN這一個角色、也不是隻有紅棗科技這一家企業在管理。屆時像更新合約都需要所有治理方都同意才可以進行。

第八點,多元化生態。舉例來說,企業可以在BSN-DDC建自己的資料中心,例如可以設定包含一條文昌鏈、一條武漢鏈、一條泰安鏈、一條重慶鏈,那麼這家企業的許可權與我們紅棗科技就是一樣的。我們現在能提供哪些服務,這家企業也可以提供完全一樣的服務,包括使用者充值等都在企業方,它甚至可以做一套閘道器專門處理某些業務。我們希望參與BSN的角色是多元的,可以作為經營方、平臺方或開發者等等,這也是BSN追求的核心理念。現在一方面是國內禁止炒幣,一方面是國外大多數區塊鏈技術都在圍繞炒幣發展,BSN希望抓住這個時機,帶動國內所有的區塊鏈技術方共同發展,使中國在公共系統方面成為世界領先。

最後,我想強調一下NFT的合規性,我個人對數字藏品這個詞有異議,因為“藏品”是帶有投資屬性的概念,我認為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數字商品”。在中國這兩個不同的稱呼對應的管理單位會有很大差別,如果是投資屬性,是屬於人民銀行、證監會、銀保監這類體系管理,上個月互金等三協會也發出了倡議,對抵制NFT的金融屬性發表了相關意見;如果是商品,則屬於市場監管總局管理,包括稅收、營業執照等。。前面提到的元宇宙+Web3.0中整個城市都是由NFT組成,就代表著所有元素都是物件,屬於數字商品。而商品有一個很明顯的特性就是一定會有應用場景,例如一張圖片,用作微信頭像就是一個應用場景。如果購買之後只能等待增值,那就是金融屬性,一定要區分清楚。在設計商業邏輯的時候一定要考慮這一點,如果圍繞數字商品去做,那麼平臺未來可能是數字商品的“淘寶”,我認為將來一定會出現這樣的平臺,而且交易量會比現在的淘寶還龐大,但如果做成一個金融屬性的交易所,可能半年內就被關掉了。

NFT作為數字商品也面臨著可能被用作傳銷的潛在風險,它高效的流轉性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作為平臺方一定要考慮到這種潛在風險,儘量減少交易頻次。譬如一年只能交易5次,每次間隔需要2個月時間。二次交易是合法的,嚴格來講沒有法律禁止,但如果通過二次交易形成金融屬性的炒作,那一定是違法,有明確的法律依據。我們也建議有關部門和NFT的大廠通過積極的溝通找到一個合理的控制點,關於這方面我認為未來1-2年內就會逐漸清晰。

NFT和區塊鏈技術未來將在IT系統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後將會出現無比龐大的、以及數量眾多的公共系統。未來在網際網路上會出現兩層,一是現在的網際網路通訊層,主要處理後臺系統;二是廣播式通訊層,主要處理公共系統,進行IT系統設計時,可以圍繞這兩層進行各種各樣的設計。

列舉兩個公共系統場景來理解,第一,彩 票行業,現在中國彩 票行業正面臨信任問題,大家購買彩 票中獎是因為隨機數,但隨機數如何產生卻無據可查。我認為未來20年很多國家會規定公共彩 票事業必須放在公共系統上,而不許放在後臺系統。放在公共系統上,發行彩 票用NFT,使用者購買使用自己的私鑰,開獎寫成開源的智慧合約,領獎使用使用者的數字人民幣賬戶,同時公共系統上也可以授權其他機構銷售彩 票,全流程都是清晰透明的。這樣未來中國的彩 票銷量有希望達到現在10倍以上,全球彩 票行業將達到上萬億的規模。第二,可能未來使用者體系都是建立在公共系統上,像刷臉識別這種資料如果放在後臺系統,不僅對使用者是風險,對國家也是風險。未來可能會立法,全部資料都需要放在公共系統上,個人資料產生以後通過使用者的私鑰加密儲存在上面,當企業需要呼叫時,必須由使用者使用私鑰同意後才可以,所有的使用者體系又是一個萬億的行業。

強調這兩個例子的本意,是呼籲技術從業者,希望大家不要只關注現在一些簡單的平臺、虛擬貨幣、數字藏品等這些應用層的內容,要深入理解技術,理解底層邏輯,現在的時機就像當年網際網路來臨時一樣,大家要抓住機會,機會不在過去,也不在現在,而在未來,未來所有的IT系統都會發生變化,要看懂它,並且有能力去實現它。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51239/viewspace-2900253/,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