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棗科技CEO何亦凡:中國NFT技術合規化路徑探索

紅棗科技 發表於 2022-01-24
NBA明星、阿迪達斯等時尚品牌、佳士得......NFT在國外正在全面滲透進入藝術品、收藏、遊戲、娛樂、音樂等內容產業。

受限於政策原因,NFT在國內被叫做數字收藏品。雖然阿里、騰訊、百度等網際網路大廠及有關品牌也都在試水數字收藏品,但和NFT在國外的火熱發展相比,總讓人覺得缺少點什麼。

“NFT在中國的發展路徑”成為國內行業人士關注的話題。

為此,金色財經特邀請了紅棗科技CEO何亦凡詳細剖解國內NFT的發展路徑、方向以及挑戰。

金色財經:世界範圍內NFT已經在藝術品、收藏、遊戲、娛樂、音樂等內容產業各個領域火爆,BSN深耕區塊鏈多年,可否根據你對NFT的理解談一談NFT的定義是什麼?優勢有哪些?

何亦凡: NFT是一種純技術,不帶業務屬性。但業務屬性如何使用決定了它的合規性和合法性。

NFT是怎樣的一個技術?首先,未來只要有數字資產或者數字商品,一般都會用NFT技術去表現。NFT的技術特徵有什麼?在一條鏈上它是相對公開的,不是放在某個公司的後臺系統裡。這表示很多東西大家可以公開查詢,對一些公共資產來說實際上是有相當的安全性和保證性,同時又具備很好的加密性。這種用私鑰去證明資產歸屬性應該是安全性最高的一種技術規則。

各種因素綜合起來,我們認為將來的數字資產、數字商品,甚至很多權證、賬戶體系都會運用NFT技術。

金色財經:目前國內NFT技術主要應用於代表藝術品或收藏品等稀缺數字商品的所有權,你覺得NFT為何能在上述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何亦凡: 現在大家普遍瞭解的是它在藝術品領域的運用。為什麼現在大家都更多的關注藝術藏品呢?

實際上從我個人角度來說,大部分資產都歸為政府註冊的資產,無論房子、車、銀行賬戶、股票賬戶、社保賬戶等等,所有的賬戶實際上都是在國家管控註冊的資產。國家背書資產我們認為可能在5-10年以後也會用NFT技術去實現。但國家的背書資產,如果用NFT去代表的話,肯定是要動到國家系統,難度比較大。

還有一部分屬於非國家管控註冊的資產,它們通過合同、購買關係去定義。現在書畫等藝術品可以以NFT的方式體現出來,又可以進行一定的流轉。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整個IP市場比較火爆的原因之一。

另外強調一點,NFT的銷售分兩種行為,一種是為了投資,另一種是為了實際擁有NFT所代表的東西。前者涉及金融屬性,容易被監管。

金色財經:NFT技術還會適用於哪些場景?

何亦凡: NFT作為一種技術,它的應用範圍非常廣泛。因為大家現在對NFT技術不熟悉,想象不到一些應用場景。

我舉一個極端的例子,大家可以參考它的應用廣泛性。例如未來可以把淘寶賬戶作為一個NFT進行管理,實際相當於把目前在淘寶後臺的賬戶管理體系變成了一種前端的賬戶管理體系。

每一個NFT它可以分很多種許可權。有一部分許可權可能淘寶擁有使用者的一些註冊、KYC資訊。使用者可以設定人臉識別等隱私資料,這些資料完全由使用者自己的私鑰去管控,淘寶也接觸不到,資訊完全由個人去管理。當需要比對臉部識別資料的時候,沒有使用者的個人授權,沒人可以訪問這部分資料。再有另外一部分資料由國家管控。

這也就意味著NFT可以把一個賬戶管理和賬戶關聯的所有資料形成一個更安全、更分層資料的管理體系。這實際上會改變幾乎所有IT系統的賬戶和資料的管理方式。

再舉例,比如國家管控註冊的資產——汽車,在出廠的時候有發動機號,可以生成一個NFT專門去管理全生命週期的車。當車賣給個人以後,個人有一個私鑰能管控這個車NFT的其中一部分資料。當然國家也管控大量的資料,像車的發動機號、顏色、品牌這些是不能隨便改的。但是有些個人資料個人是可以改的,例如:車的公里數、個性化的資訊等等。另外一組資料完全可以由保險公司的私鑰去管理保險記錄、出售貨記錄。再有一部分資料可以由4S店來管控。當這個車賣給另外一個人的時候,個人資料的所有權私鑰就變成第二個人了,然後第二個人再去管自己的車,並且他可以看到幾乎所有此輛車之前的資料。

但目前大家看到NFT只是很簡單的去代表了某一個物品,這幾乎是最簡單的一種應用。它複雜的應用是不僅代表這個物品,還可以讓它代表多組許可權,並且每組許可權可以管理大量的資料。基於此NFT技術幾乎可以成為下一代的一個分散式資料庫或者叫資料集的一套技術。

從我們的角度認為,這是非常震撼的,未來會改變很多IT系統的技術突破。也希望有技術背景的人,願意從底層技術角度去看待NFT,而不是從應用端認為它僅僅是個藝術藏品。它是未來能作為票務的一種方式,代表大家的一個身份證。

從更底層看,NFT的能量之大幾乎可以說是革命性的。

金色財經:我們知道NFT目前廣泛應用於公鏈,國內因監管需求,公鏈無法落地,那麼中國NFT技術發展的突破路徑在哪裡?

何亦凡: 國外幾乎所有的NFT都是生成在公鏈上的,但公鏈確實不符合我國監管要求。因為網際網路管理辦法明確規定,任何IT系統提供對外服務一定需要實名制,同時資料是可刪除的。這點不僅是我國的規定,歐洲國家也是如此。但公鏈上資料是沒辦法被刪除的,所以我個人認為,甚至可能在未來10-20年都看不到任何可以大規模在中國落地的可能性。

海外NFT都生成在公鏈上,但在國內公鏈不能存在,這就面臨一個在監管允許的情況下在哪兒生成NFT的問題,公鏈不合法,只能尋求聯盟鏈。

使用聯盟鏈企業會有多種選擇。第一個選擇是把NFT生成在自己公司的私有鏈上。從我個人的角度看,這個是不合適的,因為不管是數字資產也好,數字商品也好,最終是賣給他人的,所有權實際上歸購買人。但它的存活性卻在企業管的一條私有鏈上。假設該企業破產那麼實際上所有的資產都沒有了。所以私有鏈肯定不是一個可選擇的方案。

基於此,我認為肯定需要以一種多方共治的聯盟鏈機制去經營。一定要保證當任何公司或者任何專案出問題時,不會影響整個的公共基礎設施的存在性。在中國這種基礎設施勢必會存在,但不可能讓國家建一個大的鏈,把所有的資產報告、所有商品全部生成在國家的一個鏈上,這不現實。百度、阿里、騰訊等幾家大廠完全可以達成共識打造一個最強大最安全的一條鏈,但是我認為很難實現,必須要有幾十家公司一起來打造這麼一個環境。這是我認為中國NFT的一個發展方向。

說到監管方面,國內對NFT、虛擬貨幣的監管原因大家也都知道。整個產業鏈已經全部打掉了,我希望大家要理解,很多人不理解這種管理方式,在這裡強調一個觀點。一旦它是個準金融的內容,交易就一定要保證安全公平。這也是為什麼在證券法裡有關內幕資訊、虛假資訊的資料都算刑事犯罪的原因。這保證了整個交易的公平性。

從虛擬貨幣的存在形式來看,交易的公平性沒辦法保障。若有很多內幕資訊的交易存在,個人去交易是很難的。就像有些小交易所可能本身就在跟客戶做對手交易,且現在沒有法律約束它。若無法保證使用者的公平交易性,那麼這種金融產品一定是會被取消的。所以整個虛擬貨幣市場被徹底取消掉是有合理性的。

金色財經:NFT如果作為一個行業藝術藏品,它的監管性到底是怎樣的?

何亦凡: 這需要先把NFT所代表的東西定性,它是金融屬性還是商品屬性?一旦定性為金融屬性,就類似股市一樣產生交易、轉入、開賬戶、監管、定價等等一系列的問題。如果是數字商品,就按照商品去探討它的法律性,包括稅率、所有權保障等等。還有一個可能是數字商品的淘寶,不管是買賣還是交易都會變成一個交易所,大家可以在上面買賣這種數字商品。

但真正要定性,還是看大家怎麼去用。就像在淘寶上你拿一雙襪子,然後不停賣形成一種傳銷性,最後定性也是違規的、純金融的、詐騙性的一個東西。

NFT有一種特性,它是一個數字的東西,流轉是非常快的。怎麼去定性這種流轉?不管是不是藝術品,當這種交易行為一旦產生,就已經變成一種金融屬性的東西。實際上還是要按照金融去監管的,那就可能被定性成如非法集資、詐騙、傳銷。

所以說一定要考慮它的交易屬性,最核心的是避免高頻交易。我個人認為,將來可能數字產品一年只允許轉3-4次,每次必須是一週以上或者一個月以上。儘量規避形成金融屬性 交易的形態。

最核心的監管問題也是大家最關心的如何去定性的問題。它是虛擬的金融產品,還是虛擬的商品。平臺應該怎麼去做,無論作為購買人,還是平臺提供服務,怎麼去避免形成非法的交易行為。

歸根到底,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要明確自己買NFT的目的。如果你的目的是為了投資,那如果說將來在我們國內所有的平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為了投資,那這個事情肯定是做不成的,很快就變成一種金融屬性的東西了。

所以說最重要的是業務場景和為了擁有而買這個NFT,而不是為了投資將來再把它賣掉盈利。擁有屬性的時候整個行業至少在我們國內就能健康地發展。希望業務場景更豐富,比如可以是使用者買的電影票、活動票或大學的學歷證書體系等,而且在國家的管控之內進行流轉。

金色財經:NFT在國內的發展還面臨哪些挑戰?流轉互通如何解決?

何亦凡: 關於挑戰,我認為有以下幾點。

第一個是認知的挑戰。區塊鏈技術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認知。大家現在可能理解NFT就是一個金融屬性炒作的東西,或者是藝術商品。但我們不能忽視的是,它本身也是一種底層技術,需要讓所有的技術人員認知和重視到這一點。然後業務場景設計的時候,怎麼能充分利用它,讓現在的IT系統更安全,管理的更好更透明。包括大家去買NFT的時候,你認知它到底是什麼,如果總是認知它是金融屬性的東西,認知的這個挑戰肯定是最大的。

第二個挑戰是政策的清晰程度。在政策不明朗的情況下如何定性,包括它的交易行為,都是按照數字藏品或者虛擬商品的類淘寶買賣關係來定性的。即使這樣它還存在一旦有了糾紛以後怎麼確權的問題,還有包括稅要不要開票的問題,還有各種的法律細則,需要更清晰的法律框架,可以讓業務更清晰更正規。

第三個挑戰是載體問題。因為在國內沒有公有鏈。公有鏈成本也很高也不適合傳統業務去使用,公鏈基本上都是跟虛擬貨幣有關。所以怎麼在國內能夠建一個非常合規,同時又滿足儘量多共治,也就不是1-2家公司能控制的,同時又很透明的一個技術體系和技術架構,我認為現在還是沒有的。當然BSN最近也在推出BSN-DDC的專案,引入了10條公鏈改造後的開放聯盟鏈,把他們打造在一起,希望能成為一個比較權威的NFT基礎設施。當然也把這個名字從NFT改成DDC ,這是一個合規的步驟。

第四個挑戰是技術的成熟性。即使我們正在打造NFT基礎設施,BSN會跟大概25家公司一起來做,這其中已經有很多對區塊鏈、NFT非常瞭解的藝術收藏品的公司。但還面臨怎麼去確權、怎麼去保護藝術藏品、版權怎麼確認等等一系列的問題。實際上現在從技術角度,很多東西還是不清晰的。目前行業處於極其早期,也沒有一個規則。我覺得也是需要一步步逐漸完善起來的,但這肯定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第五個挑戰還是怎麼去看待這個事情。如果說在未來一兩年,大家說到NFT的時候還是把它當成一個炒作的金融產品。這個行業在中國是根本發展不起來的,所以最大的挑戰還是大家怎麼去看待這個事情。特別是行業內的人,包括平臺方、資產所有方、購買方。所有人能不能把它變成一個數字商品去對待?而不要把它變成一個數字的投資物去對待。如果是投資物的態度,在國內發展會成為一個巨大障礙。我認為這是重要性排第一位的、最大的挑戰。


文章來源:金色財經

來自 “ ITPUB部落格 ” ,連結:http://blog.itpub.net/69951239/viewspace-2853806/,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